*** 众人离开风栖谷,回火炼城皇城的路上,雨还是一直下着……雨势也没有转的意思。

回去的路上,展昭、白玉堂、赵普和霖夜火四人并排走在最后边。

四人之间没有什么交流,都低着头边走边想心思,偶尔抬起头来交换一个眼色,表情也是比较严肃。

走在最前边的公孙抱着四子,问替他们打伞的赭影,“他们四个在干嘛?”

赭影无奈地笑了笑,“大概……商量怎么欺师灭祖之类的?”

“他们真的想联手战天尊?”邹良有些惊讶,“还是殷候?”

“无论是哪个……”夙青表示怀疑,“能打赢么?”

公孙是不懂武功,反过来问,“他们四个联手,再加上鲛鲛,难道打不过天尊或者殷候单个人?四个半二十出头的大伙子围殴一个百岁老人哦!简直丧尽天良!“

众人哭笑不得地瞧着公孙。

四子被公孙抱着,单手托着下巴,靠在公孙肩膀上瞧着后边的四个人发出,“嗯”的一声。

公孙瞧他,“你觉得呢?有戏么?”

四子歪着头想了想,“可以试一下喔。”

可爱美女白嫩肌肤乌黑长发清新气质写真图片

公孙倒是挺意外,“你明白是怎么回事啊?”

四子眨眨眼,“猫猫、白白、九九和霖子要联手挑战尊尊和殷殷是不?”

“确切地是四打一。”赭影提醒,“四打二是绝对没戏,四打一倒是没准……”

良子激动的跟什么似的,“有好戏看啦!终于给我等到这一天呀!比上次火鸡跟我师父单挑还带劲啊!”

眼看着皇城的大门就在眼前了。

终于,赵普开问,“试不试?”

身边三人都点头……想试!

“试哪个?”展昭问,“天尊还是我外公?”

霖夜火皱着鼻子“那什么……殷候不要吧……”

“为什么?”其他三个一起问。

“怕怕!”火凤拍胸。

白玉堂有些纳闷,“你怕殷候不怕我师父?”

霖夜火一摊手,“殷候一招魔王闪我们不是都趴下了么?还打个屁啊?”

白玉堂却摇头,“下雨天的话……对付魔王闪不是问题。”

赵普仰起脸想了想,“的确……可以筑起寒冰的幕墙来抵御魔王闪。”

展昭摆手,“魔王闪会伤及无辜,我外公不会用哒。”

“不是天尊也有一招跟魔王闪似的,只有他会,但是殷候不会的功夫?”霖夜火提醒。

“我倒是觉得可能战殷候比较好一些。”赵普开。

“为什么?”其他三个都好奇。

赵普指了指展昭,“你外公不舍得打你啊。”完,又指了指白玉堂,“总觉得天尊可想揍你了。”

白玉堂扶额,“你们可考虑清楚,下雨天想赢我师父就更难了!”

“的确。”展昭也为难,“而且我们怎么打?用不用兵刃?”

赵普表示,“兵刃还是别用了吧?”

白玉堂也点头。

走到了皇城门,霖夜火问,“那你们打定主意了没,究竟选哪个?”

展昭看白玉堂,白玉堂似乎拿不定主意。

“干脆抽签吧?”

这时,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良子笑嘻嘻提议。

赵普瞧着一脸兴奋的徒弟,“抽签……”

良子摸出了一颗糖,握在手里,背着手到身后捣鼓了一阵之后,又伸到众人眼前,对着两个握着的拳头努努嘴,“糖在哪个手里?猜中就是天尊,没猜中就是殷候!”

赵普看展昭和白玉堂。

霖夜火摸着下巴,“那左手吧……”

白玉堂和展昭点点头。

赵普指了指良子的左手。

良子摊开手……里边圆&a;a;滚滚一颗糖。

“那就天尊啦!”良子吆喝了一嗓子。

众人盯着那颗糖正发呆,就听身后有人问,“天尊怎样?

……

众人一惊,一回头。

这会儿,他们正站在皇城大门的屋檐下,只见天尊和殷候打着伞,就站在他们身后。

四人一惊,一起退了一步。

殷候和天尊都纳闷怎么的了这是?

“在干嘛呢?”殷候问。

“呃……”四人迟疑着互相看。

前边,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邹良和夙青声嘟囔。

“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

“别怂,刚才不的挺好。”

天尊和殷候听着好似话里有话,不解地对视了一眼。

“呃……”

“饿就去吃饭啊!”天尊觉着这帮孩儿又开始犯蠢了。

众人张了张嘴,这回倒是不“呃”了,就是展昭、霖夜火和赵普都看着白玉堂。

五爷看了看身旁的鲛鲛。

“到底怎么了?”殷候问。

白玉堂正想着怎么开,天尊就觉着有人拽他袖子。

低头一看,就见四子仰着脸,拉着天尊的袖子,“尊尊,刚才我们碰着个怪老头,要养大鲛鲛就要跟高手比武呢。”

公孙摸了摸下巴呦呵,四子难得调理那么清楚。

“所以要跟你比武哩。”四子不忘加一句,“抽签决定的。”

天尊“呵呵”两声,含笑瞧自家徒弟,“跟为师比武啊……你都输了两千三百二十一回了不记得啦?”

白玉堂就觉得脑里“啪”一声你这会儿记性倒是不差!

众人同情地看着白玉堂竟然输了两千多回……

展昭也纳闷,凑到白玉堂身旁问,“你是挑战了多少回?”

白玉堂无语。

“四岁到十岁几乎每天都在挑战哦!”天尊抱着胳膊跟好奇的赵普和霖夜火八卦,“我家玉堂时候才不是面瘫哩!而且超级好挑衅!”

殷候叹气“也就你会去挑衅个十岁以下的孩子!”

天尊斜眼看他,“你以前不也总逗你家猫仔生气!”

展昭眯眼点头,表示同意。

殷候搔了搔下巴看别处。

天尊溜达过去,伸手搭住白玉堂的肩膀,“你加上你家那只看不见的鬼想挑战为师也还早。”

“那要是我也参加呢?”展昭凑过来问。

天尊眨了眨眼。

殷候看了看众人,“哦”了一声。

天尊一根手指轻轻敲了敲下巴,扫了一圈众人,似乎是了然,慢悠悠一笑,“不如……你们一起上试试?”

众人“唰啦”一声,扭脸看天尊,“自己提出来……”

“真的一起?”霖夜火问。

天尊一笑,“嗯,你们四个,加上那个鬼一起上。”

“一起上的话……”邹良问,“有胜算么?”

“胜算?”殷候倒是被逗乐了,“只要能扛过一百招,就算你们赢!”

众人一惊。

良子张大了嘴都合不上了。

“一百招?”展昭看殷候,“我们四个加鲛鲛哦,外公你认真的?”

殷候伸手轻轻一拍展昭的肩膀,“机会难得,使出力试试吧。”

展昭和白玉堂对视了一眼之后,去看天尊。

天尊的笑容里果然还是带着挑衅,手从徒弟肩膀上拿开,轻轻摸了摸&a;a;他头,“记得拿兵器,输了也不准哭鼻子哦。”

夙青和邹良都倒抽了冷气好嚣张!

此时,也不知道是不是雨大的缘故,众人总觉得,这四人眼里有一种别样的光……

展昭终于明白白玉堂时候为什么会挑战天尊那么多回了……那语调实在太欠揍了!

……

傍晚的时候,雨势略微转了些。

火炼城外,风栖谷附近一片空地。

这块空地是火炼城的兵马平时操练用的,地面平整,四周围群山环抱,相当僻静,在这里折腾出什么大动静来,也不扰民。

围场的一侧,围观众人站在一起,列心扬不是江湖人也不是中原人,不知道天尊殷候是有多厉害,他也不认识展昭白玉堂,但他知道赵普和霖夜火是什么料!如果展昭和白玉堂是跟赵普霖夜火一样厉害的……那这样的四个人加在一起,力以赴,竟然只打一个人?!还他们扛住一百招就算赢?这是个什么情况啊?

良子早就跑到瞭望塔的顶上,选了个好位置,和幺幺一起观战。

下边,公孙抱着四子,站在同样看热闹的殷候旁边。

公孙对武功不太了解,本来作为郎中,他也不喜欢练武之人动不动就比武……可这次,实在是引起了他的好奇心。

公孙问殷候,“殷候,他们四个加起来,真的接不住天尊一百招么?”

殷候望着远处正站在一起的那四个年轻人,脸上露出了微笑,“呵呵,难。”

“可是,霖子不是可以和沙沙打上几天几夜么?”四子问,“殷殷和猫猫不是也打过一下午?”

“可是没听过赵普跟夭前辈打很久……”公孙问,“跟几位前辈的武功不同有关系么?”

殷候摇摇头,“大和尚向来墨迹,跟他徒弟闹着玩儿呢,我跟昭过招也是教他为主……夭长天和天尊性格是特别一些,不过也不会正儿八经揍自家徒弟的。”

“这样多打少,会不会不太好?”公孙有些担心,“毕竟天尊那么大年纪……”

“可是。”四子指着远处站在一块山石上的天尊,“尊尊好像好开心。”

公孙微微一愣。

殷候笑了,“他当然开心了,都多久没活动筋骨了。”

“活动筋骨?”众人都看着殷候。

殷候似乎回忆起一些往事,“我们年轻的时候,还没他们这会儿大呢,正好天下大乱。”

公孙点头。

“我们跟着妖王一路打过来……无论是江湖、战场……”殷候自言自语,“老鬼从来没输过,连伤都几乎没受过。”

“为什么呢?”公孙不解,分明殷候和天尊武功一样高啊,但是殷候满身伤痕。

“因为他没有弱点,没有动机,没有感情。”殷候淡淡道,“每个人学功夫,总有个理由。”

公孙和四子都点头。

“简单点,无论是好勇斗狠还是争权夺利……人总有个理由才会变强。”殷候道,“但是那老鬼不一样。”

公孙反而被殷候引出了好奇心,问他,“那殷候你呢?你为什么学功夫?”

“为了报仇啊。”殷候略一挑眉。

“报仇?”公孙一惊,“找谁报仇?”

殷候收回视线,望着前方,不紧不慢地,“天下人。”

公孙以为自己听错了,睁大了眼睛看着殷候。

殷候似乎注意到了他的视线,转过眼看他。

这时,站在公孙身旁的几个影卫都不知为何,往旁边挪开了一步。

紫影还撞了赭影一下。

赭影也是心惊殷候不经意的一眼,他莫名就遍体身寒,好可怕的眼神,他是想起了什么……

气氛似乎瞬间凝固了。

就在这时,还在公孙怀里的四子突然伸出手,轻轻一戳殷候的鼻梁,“不可以喔,好吓人呢。”

殷候一愣。

公孙赶紧抓&a;a;住四子的手,“唉!不可以没礼貌!”

殷候轻轻摸了摸自己的鼻梁。

影卫们也松了气那种毛&a;a;骨&a;a;悚&a;a;然的感觉没有了,刚才殷候应该也不是故意的,只是……

殷候摇了摇头,四子一不心做出来的举动,总会让他觉得非常的熟悉……以前自己戾气太重的时候,妖王也会这样戳一下他鼻梁。

殷候又去看了四子一眼……却被抱着四子的公孙吸引了注意力。

就见公孙正睁大了眼睛盯着他,视线都没有移开过。

殷候微微皱眉,问公孙,“你不怕么?”

公孙一歪头,似乎不明白殷候的意思。

殷候盯着公孙看了良久,收回视线,也不言语,就是低着头,似乎是想什么事情,想出了神。

紫影也对赭影使了个眼色公孙好像真的什么都不怕哦!刚才殷候那一眼,别他个没功夫的了,普通武人都得吓趴下。

赭影点点头,的确……通常武功好的人都目光如炬,不展昭霖夜火这类比较和气的,光赵普和白玉堂这两个不好相处的,一般人都不敢直视他们。

可公孙&a;a;刚见着赵普就敢跟他面对面互掐,原本只觉得他是书呆&a;a;子气,但现在想想,这位手无缚鸡之力的先生,是何其的有种……简直胆大包天!

“开始了!”

这时,就听邹良了一声。

众人下意识一抬头……远处,已是风云色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