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秋莹的眸光一转,落在凌凡身上,略惊讶:“凌凡的实力提升不少啊!”

“嗯,刚才凌哥跟我一起顿悟了一把,运气好,直接突破了好几个境界,已经达到了炼神期了。”

殷东笑着说,没什么羡慕的语气,也没炫耀的意思,连凌凡是蹭他的顿悟才突破的,也没有提。

但,秋莹竟然闻言知意,好奇的问:“他的突破,跟有关?”

“我们一起顿悟的。”

殷东说完,牵着秋莹的走,来到古井边,而顾文这时候也没有再唱歌,而是真身从古井世界里出来。

“东子,来了。”

顾文打了一个招呼,声音暗哑,不等殷东回应,他又变幻了一个略稚嫩的嗓音说:“东子啊,这货好烦啊,他非要在我的世界里,供奉那个女人!”

殷东都有些适应不了这个变化,愣了一下,又笑了。

笑得很无良。

“文子,前世只爱一人,可他经验可是十分丰富啊,就等着这货用他丰富的经验,来污染纯洁的灵魂吧。”

经典旗袍美女极品诱惑美图

他的话一说,立马迎来两道嚎叫声。

“东子,不要败坏老子的名声。”

“啊,老子不要这个老污龟留在老子身体里了。”

殷东哈哈一笑,又被一只小手在腰间软肉上掐了一把,讪讪的说:“我跟东子开玩笑的,不,是东子前世没我专情,也没我守身如玉,我还是很单纯的。”

顾文竟然在这时候落井下石:“男人的嘴,骗人的鬼,要是信东子,就傻了。他走哪儿,都能招一堆烂桃花。”

听到那略暗哑的嗓音,殷东瞪了这损友一眼,说道:“这种低劣的挑拨离间,以为我家小宝妈会信?”

秋莹幽幽的说了一句:“可我很想知道,以前都招过哪些烂桃花?”

殷东要是承认,就是傻了,立马举手发誓:“绝对没有!都是文子这坑货要陷害我。对了,老婆,我们这一趟去虚空战场碎片,还是带上小宝吧。”

提及儿子,秋莹顿时忘了追究那种陈谷子烂芝麻,绝美的脸庞上浮现出一股纠结之色:“那地方很危险吧?”

“这一世,我们一家三口,一定走到哪儿,都要在一起。至少,小宝必须跟着我们其中的一个。”

殷东说着,语气也变得强硬起来,“就这样决定了。”

小宝是天生道体,等于是一个人形悟道石,恶意觊觎他的目光无处不在。

也就是在蓝星,小宝一直被保护得很好。

外界的强大存在,还没有发现他的存在,而且魔门曾掳走过小宝,却被军方的秦将军弄了一个假的小宝,让魔门强者们以为小宝是天生道体的消息,是谣言。

随着蓝星修炼界大举迁入道天大世界,华国军方的也被掺了沙子,会反小宝的消息传进道天大世界,到时候,绝对会有道天大世界的大能动心,说不定会亲自来抓小宝。

在蓝星中,如果他都保不住小宝,就没人能保护小宝了。

更别说,这一次连秋莹也要跟他一起行动,那就更不能把小宝留下。

顾文听着,嗷嗷叫道:“们又要去哪儿,还把儿子带走,不行,也要把我带上!”

这是逗比文子的在说话,殷东没答理,只看向了提着能源剑走来的凌凡。

凌凡的能源剑上还在滴血,走的每一步,都留下一个血脚印。

就在殷东把他扔开的这一段路上,凌凡真是浴血奋战,在万狼群中杀出了一条血路,身上都被狼血浸透了。

经过连续的激战,凌凡的精神并不显疲惫,反而振奋无比。

他的龙珠,也是把他的传承功法,融合了一部分的《天龙真解》的。

尽管融合的只是“淬血篇”,却也让他的功法运转时,具有吞噬特性,让他能以战养战,在战斗中吞噬对手的血肉能量,来弥补自身消耗。

走过来时,凌凡对上殷东的眼神,下意识的问:“怎么了?”

殷东的嘴朝顾文呶了一下,说道:“文子想跟我们一起去虚空战场碎片。”

凌凡脸色严肃的说:“不行。”

顿时,有两道声音相继响起。

“关屁事!凭什么反对?”

“不要这么跟凌哥讲话,执念!凌哥,我的世界成长,需要很多能量的,我得出去浪……啊,不是,我得出去寻找能量。”

前者,是顾文的前世执念,透着桀骜不驯,以及对凌凡不加掩饰的抗拒。

后面一道声音,自然是顾文本体了。

他跟凌凡的关系亲近,也是把自己当成白山基地的一份子,把自己当成白山基地的教官,乐于服从凌凡的这个基地总指挥官的命令。

只不过,他的性格,多少还是会受到前世执念的影响,从以前完全的服从,到现在开始有不同意见了。

顾文的变化,已经在殷东的预计之中,这也是殷东之前提醒凌凡,不要惦记顾文的魔器的原因。

哪怕顾文的这个魔器,并不是一个简单的魔器,能演化出一个完整的世界,要是交给军方,能发挥的作用之大,可想而知。

可,就算殷东把自己弄到的很多珍稀资源,都无私的贡献给了白山基地,给了华国军方,但他不会要求好兄弟也这样做。

最重要的,他清楚顾文前世的性格,有多孤绝,他不愿的事,想要拿什么大道理逼迫他,只会适得其反。

殷东不希望顾文跟凌凡反目,甚至直接脱离军方的基地,才会提前给凌凡打了一个预防针,现在看来,还真不算是他想多了。

如今的顾文,对凌凡竟然现在就有这么大的抗拒之意了。

只不过,殷东不打算管,不管顾文做出什么决定,他都会支持。

而凌凡要怎么做,殷东也想看看。

凌凡直接一记爆栗敲在顾文头上,笑骂道:“还反了了!尼玛就得成了一个初生的世界之主,就敢不把老哥放在眼里?”

顾文有点懵。

他的前世执念的记忆中,能这么对他的,只有殷东这一个好兄弟。

但,现在凌凡敲他这一下,竟然没让他反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