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皮烧饼?!”

火清绝惊喜接过,打开一看,顿时被这朵蓝色的二级异火给迷住了,心头大跳起来。

显然,冰皮烧饼比起自己先前吃到的星运包子和星运饺子还要高级得多,因为它竟然是用二级异火来包装的!

小心翼翼地将二级异火收起,放回玉盒之中,看到眼前这块晶莹剔透的冰玉,顿时惊讶得挪不开眼神了。

光是看着它,感受到其中浓浓的生机道韵之意,火清绝已经有些不淡定了。

“快吃!”李运催道。

“真的…吃?!”火清绝回过神来。

“当然!”

“好…好!”

火清绝咬咬牙,一口吞了进去!

具体感受已不用再多说,没过多久,小绝浑身颤抖起来,惊叫一声,变身为雌躯小绝绝,软瘫在李运身上。

“哈哈,看来你还是中招了!”李运大笑道。

可爱小清新女生完美假日

“大人…这是什么烧饼…真是太可怕了!”小绝绝大叫道。

“怎么样?好不好吃?”

“好吃…太好吃了!小奴从没吃过这样好吃的道肴!”

“还想不想吃?”

“这…和大人在一起时当然想吃,和别人就不能吃了!”小绝绝惊叹道。

李运得意道:“不错,你以后一说想吃饼,我就知道你想干什么了!”

“嘻嘻,正是!”

“你想什么时候回去炎龙族中?”李运问道。

“大人,小奴好不容易才来一次,以后又是他们三人过来,所以想和大人呆久一些…”

“嗯,也好!要不,和大人我去一趟风陵界吧!”

“风陵界?太好了!”

李运抱着小绝绝,闪出天韵,融入界叶,向风陵界而去…

他记得上次是抱着小响响,这次只能宠宠小绝绝了,这条火龙王另有一股迷人的热力,贴着身子颇为温暖舒适。

时不时低头吮吸口柔汁,真是惬意无比…

“大人…你…施展的是缩地法?!”小绝绝脸色通红,惊叫道。

在界域中施展缩地法,对他来说简直是无法想象之事,没想到李运竟然能施展出来。

“不错,挺有眼光嘛!”李运赞道。

“哇!”

小绝绝心中惊叫一声,怦怦直跳,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看到的事实。

“大人是如何做到的?!”

“这个嘛…缩地法主要就是要利用界力…”

李运将缩地法向了一下,不过,以他如此聪明的大脑,听起来也是如同在云里雾里,百思不得其解。

“大人,如此高深的功法,你是如何练成的?以你现在的修为,怎么可能练成?”

“哈哈,你问我,我也说不清楚,反正就是练成了,并不是太难!”李运大笑道。

“大人真是太厉害了!看来,上次如果你想逃,小奴是根本抓不住你的!”火清绝叹道。

“这是当然!上次我不过是想借你在星算子面前演一场戏罢了,要不,我怎么会凑上前去…”

“小奴当时也是心中若有所悟,就配合大人演了一下!”

“所以说,我的小绝绝很聪明嘛!”

“大人,你说小奴的脑域开度是百分之二十二,那你的呢?”

“我的…暂时不能说!这件事是绝密。”

“小奴明白!”

……

风陵界在大秦修真区之北,与万兽界、大秦和冰原界接壤,所以,李运从大商出,一路经大周、大秦再往北,就进入其境内了。

李运从界叶中出来,看到此界一些地形后,终于明白这里为何叫做风陵界!

所谓风陵,就是有风的山陵,此界到处都是山脉丘陵,极少有平地,只有山陵之间积成的湖面和冰面才是平的!

这里的风更是一刻没有消停过,风中弥漫着风沙冰屑,极是厉害,环境可以说要多恶劣就有多恶劣。

当然,在一些背风的山坡,情况就会好得多,特别是一些规模较大的大山背面,往往能形成生命形式的聚居区,分布着一座座的小城池。

另外,以李运强大的神识,也能现,在一些湖面和冰面以下,也是生命繁茂之地,这些地方不受风力的影响,反而是极为平静之地,适合生命繁衍。

这里的生命似乎都不怕风刃严寒,在普通人族看来如同刀剑的大风,在他们眼里却象春风般温暖舒适。

就算是年纪很小的小孩,也是如沐春风的样子。

这就难怪他们的装束与冰原界的冰族差不多了,都是极为原始的状态。这种状态,有利于他们更好地磨练皮肉,以适应风刃。

风族之人天生就适应风刃,可以说是基础极好,在这基础上修炼灵体就比普通人族要强出太多,因此,李运现,这里许多普通人的皮肉都能达到皮风境,而普通修士都能达到肉风境,修为高一些的,能达到筋风境以上!

也就是说,风族修士基本上都修炼有天风灵体,而且许多人都在第三层的筋风境以上修为!

这说出来实在有点骇人听闻,要知道,修炼灵体需要极大的资源投入,而风族凭借着先天优势,轻易地就达到第三层境界!

以明空子的化神修为,到现在天风灵体也只是在第四层脏风境后期呢!

而在风陵界,几乎元婴以上修士都能达到第四层境界,如果让明空子知道这一点,只怕他会气得吐血。

来到一个新界面,李运自然不会放过这里的独特物种,和火清绝一起一路逛过去,搜集了无数物种和种子,特别是比较著名的寒山松,更是搜罗了无数棵。

寒山松是许多乐器的主材,产地就在风陵界与冰原界交界之处,李运特地在此停留,挪移了一大片寒山松进入天韵,形成一片寒山松林!

不过,这里的寒山松是风陵界东部一个大宗门所拥有,称为“飓风门”,在现大片寒山松莫名其妙地失窃之后,整个宗门都轰动了。

掌门叫风中子,长得清瘦挺拔,带着门中弟子四处搜索,未能现任何端倪,后来,倒是从他的飓风大殿中传来消息,说是有人留了字条还有灵石。

风中子连忙赶回大殿,顿时被一堆灵石山给惊艳了!

这么多灵石还是他次见到,心头不禁狂跳起来,连忙拿起字条,眼睛一亮!

这幅书法上灵气浓郁,简直快看不透,努力透过上面遮盖的灵雾,现里面写着:“照价购买寒山松,多谢!”

“哇!”

风中子惊叫一声,紧紧地捧着这幅书法,软软倒在地上…

宗门最近正在闹财务问题,没想到竟有人在此时送来如此多的灵石,简直就是雪中送炭!

“立刻!马上!把寒山松都给补种上去!!!”风中子竭尽力,嘶声吼道。

“是!掌门!”

“等等!”

“掌门,还有何吩咐?!”

“把门中所有库存的寒山松都搬到后山,看看此人还要不要!”

“是!掌门!!!”

殿中弟子大声应道,匆匆而出。

风中子看着弟子离去的身影,振作精神,清点起灵石来。

“哇!真的是照价购买!太好了!还有这幅书法…天哪!了,大了!!!”

风中子也是有书法眼光之人,看得出光是这幅书法,就要值好多钱,说不定还是无价之宝!

因为他能够从中感应到浓浓的道意。

正在他心潮澎湃之时,只听“哗啦啦”一片声响,殿中又多出一堆灵石出来,把他吓了一大跳!

“真的?真的都卖出去了?!!!”风中子反应过来,惊叫一声。

果然,没过一会,一名弟子从外面飞奔进来,大声嚷道:“掌门,那些寒山松都被人收走了!!!”

“谁?!有没有看清是谁?!!!”

“没…没有!”

“天哪!”

风中子看着这堆灵石,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此人在宗门内来去无踪,出手阔绰,气魄之在简直让他佩服得五体投地!

有了这笔收入,整个飓风门的财务状况一下子就扭转过来,实力大增,这让风中子心中的豪气一下子就上来了。

“召集宗门大会,商讨寒山松事宜!”风中子大声道。

“是!掌门!”

整个飓风门很快就动员起来,疯狂地补种寒山松…

李运神识感应到这一切,不禁露出微笑来,这个风中子倒是蛮有趣的,反应也极快,是可造之才。

和火清绝来到飓风门的坊市,这里颇为热闹,不仅有风族,还有附近的冰族,显然是一个商品交流之处,对搜集物种有极大的帮助。

在这里采购了许多东西后,两人来到一处大酒楼吃起来。

“哎,听说没有?烈风门上次在‘四风大赛’中胜出后,被其他三个风门拖欠了下品灵脉,时间已到,听说已派人上门来讨要了!”邻桌有人说道。

“看来宗门这一劫是逃不过了!如果交不出下品灵脉,是不是掌门的大小姐就要被迫去抵债了?!”另一人叹道。

“应该是的!以烈风门的势力,我们飓风门哪里敌得过?没有钱,只能是拿人去顶了…”

“哈哈!说得好!风雪影仙子已是我烈焰的囊中之物!今晚就要让她上我的床!”另一桌一名赤身彪形大汉大笑道。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