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熠宸淡淡的望了他一眼,“合理合法经营,懂吗?”

汪超额头都是汗,他看着风熠宸,连连点头。“风先生教训的是,我以后会老老实实的,定然不会再去找迟警官的女朋友,其他的警察也不会再去找。”

风熠宸淡淡的看着他,“希望恪守身为男人的承诺。”

“一定一定!”

风熠宸扫了他们一眼,往车子后座一靠。

梁晨关了车门。

他冷冷地看了眼汪超一行人,沉声道:“识时务者为俊杰,聪明人懂得该怎么做,否则玩大了无法收场,我们风先生的脾气可不太好。”

“是!是!”汪超连连点头。

梁晨上了车子。

两辆车子很快离开。

风熠宸坐在车里,拿出手机,打电话给迟靖西:“可以找汪超了。”

“给了两千五百万?”迟靖西在电话里气急败坏的吼道。

何静晒拍纯真美颜

风熠宸把电话往旁边一拿,不悦的怼回去:“这么大声干什么?我差点没被吼聋了。”

“怎么不聋了。”迟靖西怒斥道:“,,风熠宸,让我说什么好?”

“最好闭嘴。”风熠宸语气依然嫌弃:“我就知道,从嘴巴里不会出来什么好话。”

“有钱!”迟靖西气的再度吼起来:“有钱捐助给那些需要的好人,给那群疯子,不觉得太过分了?”

虽然知道风熠宸这么做是为了自己和小竹,可迟靖西还是很生气。“多少好人需要捐赠,倒好,两千五百万,给一裙臭流氓。”

风熠宸嗤笑了一声,忽然反应过来,看了眼车里,尤其是梁晨。

他眼神犀利。

梁晨被看的一呆,心虚。

“靖西。”风熠宸沉声道:“怎么知道我给了两千五百万?”

“管我怎么知道的?”迟靖西更加生气,听起来是义愤填膺,河东狮吼了。

风熠宸锐利的目光再度扫向了梁晨,忽然发现了他耳朵上戴了个东西。

顿时,风熠宸就明白了,他一把拽住了梁晨的耳朵。

挂了电话,扔在车桌上,他把梁晨耳朵上戴着的监听器给扯下来,打开车窗丢在外出去。

“总裁,总裁。”梁晨心虚的喊道:“我,我是怕您有危险,就跟迟警官配合,时刻保护您的安全才戴着这个监听器的,是我不对,没有请示就这么干了。”

风熠宸听到这解释,直接一巴掌扇到梁晨的后脑袋上:“还有几个这种监听器?”

“以防万一,陆云那里也有一个!”梁晨只好全部招认了。

“呵!”风熠宸再度给他后脑袋一巴掌。

梁晨被打的昏沉沉的,也不敢说话。

而且还被扯着耳朵打,他觉得很丢脸啊。

风熠宸再度揪着他的耳朵,使劲拧了一把。

“哎呦,总裁,您放过我吧,我真的怕,给您当特助也不容易。”

他的对得起这份职业啊。

“还不容易了!”风熠宸只想踹他。

“我怕您有闪失。”梁晨真是好委屈啊。

这时候电话响了起来,在车桌上,风熠宸瞥见了还是迟靖西。

他没接,直接拧了一把梁晨,骂道:“滚蛋。”

耳朵都要被拧下来了,梁晨一脸的无奈,看着风熠宸,吸了口气,赔不是:“总裁,我错了。”

“滚蛋。”风熠宸再度骂道。

“滚蛋多骚气。”梁晨小声道。

前面的保镖和司机都想要笑,不敢笑的样子。

“吱嘎——”

忽然,车子紧急刹车。

风熠宸蹙眉,抬眼看向前面只见一辆警车停在巷子门口,堵住了他们的去路。

迟靖西从车里下来,走到他的车子边,一把拉开车门,手里提着枪,指着风熠宸,咬牙切齿的吼道:“两千五百万,有钱骚包是不是?”

“我就骚包,管得着么?”风熠宸看都不看他手里的枪,蹙眉道:“提着枪来指着我干什么?”

“我想崩了!”迟靖西吼道。“神经病,这个有钱的神经病。”

“滚蛋。”风熠宸也骂他,根本不愿意搭理他。

“告诉我,出两千五百万给一群臭流氓,到底居心何在?”

迟靖西把他堵在巷子口,大有不说清楚绝对不放他走的意思。

“居心何在?”风熠宸倒也不生气,很是慵懒的道:“我闲得慌,就喜欢这样做,管得着吗?我又不是花的钱。”

迟靖西也是一脸的无语,气的不轻:“两千五百万,包这群臭流氓?问问顾好答应吗?”

“呵,包他们?”风熠宸嗤笑了一声:“注意措辞。”

“我就不!”迟靖西气急,大怒,心疼那笔钱,给了伤害小竹的流氓,还是弄那种生意的人。

“去的。”风熠宸皱眉,凉凉的看着他:“别跟我撒娇,没空宠。”

“谁让宠!”迟靖西再度吼道:“跟我说,为什么这么干。”

“一边去。”风熠宸明显不悦了。“就不是我兄弟,我特么给两千五百万叫后来,就是要整顿这群臭流氓,让他们走上正路,老子觉得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剩下的,当然要去整顿,以为两千五百万老子是随便给的?”

迟靖西一呆,被风熠宸吼得有点愣。

迟靖西皱眉看着他,“有这个打算?”

“我没什么打算,我以为会懂,会看明白。”风熠宸冷哼道:“一点不懂,最近爱之后,脑子就被猪拱了,没脑子,没情怀,没有胸怀,还对我指手画脚的!

就算是我白白给了钱,我乐意,管得着吗?

我两千五百万,买我女人的一个放心安心,买我小姨子一个平安,孩子一个平安,怎么着了?

更何况,要是能让那群臭流氓走上正路,也是特么一件功德无量的事情,被吼得我好像一二逼傻子。

还拿枪指着我,迟靖西,良心还有没有栅栏,要没栅栏拦住是不是都淌出来,一点渣都没了?”

迟靖西被吼得一愣愣的,他连忙收起来枪,钻进车里,看着风熠宸,眼睛里明显没了之前的怒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