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厉凌烨淡应了一声。

然后,会客室里瞬间又安静了下来。

真是可惜了那职员开的好头,厉凌烨只一个章节就把话题聊死了。

之前的那个话题没有聊下去的感觉了。

“咳……”穆暖暖低咳了一声,她是想提醒厉凌烨见好就收吧,明明是他来求人家做检验的,可是厉凌烨这哪里有求人家的样子呢。

半点都没有。

可她这一咳,经理和职员都误会了,“厉太太,是不是标本很难找?”厉凌烨把话题给聊死了,所以,他们赶紧的借着穆暖暖这一咳,再找个新话题。

这个话题也是切到了点子上,他们想厉凌烨不接受赔偿还亲自找上来,一定是因为标本很难找。

是的,送标本来他们公司做DNA检测的,有一大本的标本都不是正规渠道收集到的。

很多都是私下想方设法的偷取的。

所以,在签合同的时候,假如标本毁坏,公司会顶额赔偿。

但是厉凌烨这不接受顶额赔偿,还对赔偿没意见,八成是要他们公司赔偿标本了。

黄裙子女生夏末田野抓虫记

想来,一定是很难搞到的标本。

说不定是要偷哪个很难近身的大佬的标本?

难不成那个大佬是私生子?

然后,大佬的老子怀疑大佬不是亲生的,然后偷了标本来做检测?

可是这些与厉凌烨没有什么关系吧。

他们有厉凌烨的客户资料。

那可不止是Z国首富,全世界排名前十的首富,可以说是大佬中的佼佼者了,至于替别人做这么点小事吗。

瞧着真不象。

不过,要是这位厉先生都认定这标本难以偷取到了,只怕他们公司也很难偷到。

毕竟,权威检测才是他们机构的强项。

所以,这话题一起,他们就觉得今天的这个客户很难搞定。

但是再难也要搞定,总不能就因为这个客户关门大吉吧。

“不呀。”穆暖暖想都没想的说到。

厉凌烨这一次淡清清瞥过去的对象不是经理和职员了,而是穆暖暖了。

他应该抢先回答的,至少告诉这家机构,他怀里揣着的厉晓维的头发是很难搞到手的。

嗯,他儿子头秃了米粒大小呢,差点流眼泪了,很难的。

真难标本越值钱,越难这经理越觉得亏欠他们。

那么一会做检测的时候,就可以一路开绿灯,他提什么要求他们就答应什么要求。

但现在,穆暖暖两个字有点毁了。

好在,还难不倒他,他眸色轻转,指着穆暖暖微微笑道:“她的标本随便取,的确是不难,不过另外一份有……”说到这里,他故意的顿了一下,当感受到面前两个人紧张的目光后,才继续道:“有些难。”

“那厉先生的意思是……”经理也不猜了,干脆直接问吧,不然就觉得再要继续这样聊下去,他脑细胞得死光光。

“我备份了一份,不过,只此一份,如果再被人毁了偷了,可就再也没有了,所以……”

“厉先生有什么要求,您尽管吩咐。”听到厉凌烨说他有备份还有标本,两个大男人长出了一口气,太难了。

他们快要被折磨疯了。

在这里工作很久了,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

是的,真的从来也没有丢失过客户的标本。

“我要求继续做检测,不过检测的全程,我都要在场,以确保整个过程的安全。”象这种极权威的检测机构,做事很古板,绝对会客户至上,但是有些条条框框的规定,也很难打破。

正常客户是不会被允许进入到实验室的。

其实季氏的医院也是不允许客户进入实验室的。

当然厉晓宁除外。

季氏与厉氏,有厉凌烨和季逸臣在,那关系铁铁的,自然是厉晓宁想守着,那就一定可以进去守着。

所以,上一次是厉晓宁亲自守着,这一次厉凌烨要亲自守着了,他就不信他亲自出山,再查不出什么。

那不可能。

经理听到厉凌烨先说出来的继续做检测,先是再松一口气,可随即又紧张了起来,“这个,我们的实验室有规定,如果您要进去,可能要提前申请。”

“申请需要多久?不好意思,我只给十分钟的申请时间,否则,我报警打官司。”

厉凌烨先还客气的问出来,可转眼也不等经理回答,直接就威胁了。

经理抬手猛擦额头的汗意,他快速的在脑子里算计着。

如果公司被报警被迫打官司那绝对会有损失的。

隐形的看不见的损失,不容估量。

可,让厉凌烨进去实验室亲自守着检测,好象没什么损失呢。

不止是没有什么损失,相反的还缓解了保安的压力。

这么一想,他立刻自作主张的道:“可以,不用申请了,我同意,如果公司怪罪下来,我负责。”

这会客室有监控,大不了做完了这一单检测,上面要是怪罪下来,他把监控发送给上面的领导就是了。

最多通报批评一下。

那也比让公司损失了强。

虽然是自作主张,但是他觉得面对厉凌烨这样的客户,还是速战速决为好。

只为,这男人气场太强大,与他同坐在同一个空气里,就觉得呼吸都被压迫了似的。

说不定他十分钟内要是不同意让这个客户进去实验室为检验护航,下一秒钟这个客户就能提出让他更加解决不了的问题。

这经理一说完,穆暖暖就明白厉凌烨为什么之有曲线迂回的做了那么多了,原来都是为了这一刻让经理答应让他亲自护航。

这样他亲自守着,如果再出意外,也与机构无关,再有就是倘若对方真派了人来抢标本毁坏标本,说不定厉凌烨直接能现场抓住,然后直接查到幕后指使者呢。

不得不说,之前厉凌烨每说一句话每做一个表情,都是有谋算的。

所为,不过就是为了能顺顺利利的把她和厉晓维的DNA对比顺利做完。

他是真的觉得她和白纤纤有关系吧,所以,才会亲自出山。

但她却有些忐忑了,如果最终做出来的结果是她和白纤纤还是没有什么关系,他会不会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