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双手撑在桌面,微微俯身凝视着她,叶菲菲抬眸迎着他的目光,略有些紧张。

这一刻,时间仿佛是静止的,他望到了她的眼眸深处。

“再见。”秦承禹唇角轻扬,然后眸光一收抬步离开。

叶菲菲呆坐在位置上,如扇般的睫毛还在轻轻抖动着,她的心跳明显加速了,心情略有些复杂。

秦承禹离开后,她在位置上坐了大约十分钟,整个思绪都是乱乱的。

太不可思议了!

直到她的助理带着疑惑上了楼,终于看到窗前那抹背影的时候,助理彻底松了一气!还以为出什么事了呢,人在就好。

助理朝她迈开步伐,“总编,你怎么了?”话音未落,她在她对面坐下来,坐在秦承禹刚才坐过的位置上。

叶菲菲回神看向她,“噢,没事儿。”然后她开始收拾桌面。

助理看到她刚才明显在走神啊,随手拿过录音笔,“采访不顺利吗?也聊了近20分钟啊,有没有探到一些新情况?”她好奇地打开录音笔,却发现什么也没有,不免吃惊地抬眸,“总编!你刚才没录音吗?”

叶菲菲轻声回答,“没有。”

助理又拿过她的笔记本翻开,第一页就是白白的,也没有做笔记?

比基尼美女 清纯泳池边写真

“……”助理疑惑地看着她。

叶菲菲朝她伸手,她把笔记本还给她,看着总编将笔记本放入包包里,然后把电脑和录音笔也一同放进去,始终保持着沉默,仿佛没有什么要的。

“总编,今天的采访……不顺利吗?”助理不免担心,情况不对啊!受访的秦先生都离开了十分钟,她还傻坐在这儿呢,自己若是不上来,她估计得坐到下午去。

“顺利,挺好的。”叶菲菲将包包拉链一拉,递给她一个笑容,“我们也走吧?”

助理随她起了身,但总感觉哪里不对劲,碍于身份问题,也不好问得太详细。

……

天骄国际。

11楼设计部里只有时颖一个人,她鼠标旁放着一杯咖啡,时不时地喝上一,眼睛看着电脑屏幕上的数据,分析着。

营造空间设计峰会要持续一个礼拜左右,同事们都去参加了,这是一场盛宴。

杨建带了时颖的作品过去,她本人没有去,盛誉回来了,她想留在这儿,想离他近一点。

11楼,盛誉走出专属电梯。

他今天穿着黑色手工衬衣,黑色西裤,精致的布料与完美的裁剪为他多添了几丝魅力。

他正迈着优雅稳健的步伐朝设计部办公室走去,刚到门第一眼就看到了那个坐在电脑前的女孩子,肤白如雪,乌黑的长发披在背后。

盛誉停步敲了敲办公室敞开的大门。

时颖闻声抬眸,两人目光汇聚在一起,盛誉朝她走去。

她凝视着迎面而来的他,呼吸漏了半拍。

“呆会儿有时间吗?”盛誉声音温和地问她,然后将南宫莫送来的请柬递到她面前。

时颖大大的眼眸乌黑明亮,双手接过请柬打开,南宫莫和诺琪要结婚了?

婚礼时间是后天啊,那呆会儿要干嘛?她有疑惑。

“有时间的话就一起去试套礼服吧。”盛誉双手插兜,语气轻松地向她发出了邀请。

时颖抬眸看向他,看到他面色温和,那唇畔似挂着一丝浅浅的笑意。

这样平易近人的他使得不安的女孩一下子变放松了很多,“好啊。”

“那中午上楼吃饭吧,吃过饭我们一起去,我下午一点要去皇家一号,有个重要的见面不能缺席。”他在表示他时间宝贵。

“嗯。”她乖巧地点头,然后抬眸看他,“你喝咖啡吗?”

“不喝。”盛誉站定在她的办公桌旁,表情平静地俯视着她,“我先走了。”

“嗯。”她再次点头,宁静得就像一朵百合花。

时颖目送他转身离开,心里暖暖的,那优雅的步伐、高雅的衣着、淡漠的表情,依然是她所熟悉的。

他若安好,便是晴天。

望着那背影消失的方向,时颖唇角不禁扬起一丝浅笑,她觉得自己很幸福。

叶菲菲回到了天骄国际,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里。

没有做笔记也没有录音,她坐在电脑前准备写稿子,整个脑却是混乱的。

秦先生向她告白的那些话萦绕在耳畔,令她极度不安。

他是一个成熟稳重的男人,事业有成,怎么可能会看上她??

他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叶菲菲发了会儿呆,觉得自己平静的生活被打破了,甩甩头喝了水,双手放上键盘开始写稿……

他叫秦承禹,他这个名字是可以公布出去的,这估计是一条很重磅的新闻了。

时间不知不觉到了中午,时颖乘电梯上了楼,她来到了通体透明的餐厅门。

坐在白色餐桌前的盛誉正好看向她,她朝他迈开步伐,在他对面坐下来。

餐桌上摆满了各种热气腾腾的食物,盛誉眉眼俊朗地凝视着她,“今天吃完一碗饭,我就带你去挑礼服。”

时颖微怔,还有条件?

不等她什么,盛誉便开始给她盛饭了,一勺,两勺,三勺,满满的一碗递到她面前。

她震惊了!

好久好久都没有吃过这么多饭了!

这对于患有厌食症的她来讲无疑是痛苦的,看到满满的一碗都觉得恶心,但她还是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咽咽水暗暗给自己加油打气,然后拿起了筷子,像个乖巧懂事的孩子。

看到她开始吃米饭,盛誉没有什么,他为自己也盛了同样多的米饭……

吃饭的时候两人没有交流,只是时不时有个眼神的对视,他会为她夹一些菜,她都会尽量吃掉。

时颖内心溢满了幸福,盛誉的举动与态度就像初旭的第一缕阳光将她照耀着。

他其实已经上网查过了,也问过顾之了,如果她能每天坚持吃这么多米饭,她的食量就会慢慢恢复。

虽然前几天会很痛苦,但是这对于她身体来讲是很好的,他也会尽可能给她一些关怀的。

盛誉发现自己并不是很讨厌她的,尤其是她的眼睛,就像一汪湖水,总能勾起他无限的遐想。

眼看着她碗里的米饭越来越少了,他也看到了她表情有些痛苦,却还是在努力地吃饭,没有丝毫抱怨,只为能讨好他。

其实他有一瞬间的心疼,“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