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阮萌萌和厉君御之间是有‘最萌身高差’的。

特别是在卧室里的阮萌萌穿着拖鞋,连高跟鞋都没有,更是难得碰到被厉君御举起了的小送送。

她扒着厉君御胳膊,着急的说:“你快把小送送抱给我……你看他,眼泪鼻涕都挂在脸上,哭得多可怜,你……你……”

话音未落,被厉君御双手举起来的小家伙,突然打了个哭嗝,却突然破涕为笑。

“咯咯……咯咯咯咯……”傻乎乎的小家伙前一秒还在哇哇大哭,下一秒却突然高兴的笑了出来,还伴随着欢乐的笑声。

阮萌萌:“……”

小儿子也太不给面子了。

将小送送举起来的厉君御也是一愣。

这小子从来都跟他不对盘,每次他靠近一点小送送就喜欢对着他哇哇大哭,就连他纡尊降贵亲自伺候这位‘小祖宗’换尿布的时候,他都是哼哼唧唧满脸不高兴的样子。

像现在这样,对着厉君御高兴的张大嘴乐呵,乌黑的双眼明亮闪烁的情况,还是第一次。

厉君御略一迟疑,双手往下收回一些,又慢慢的举高——

“咯咯咯……咯咯咯……”小送送又再次大笑起来,两边脸颊上可爱的酒窝都笑了出来。

明媚艳丽的文艺碎花风美女

阮萌萌终于看明白了:“原来小送送喜欢举高高。”

亲亲抱抱举高高,儿子怎么跟‘小公举’一样娇气。

“真是麻烦。”厉君御撇了撇嘴,话虽然这么说,可手上的动作却没停。

他从前对三个儿子有抵触,一是因为吃醋,觉得他们抢了自己在小妻子心目中的地位,二就是因为三个儿子好像对他都爱搭不理的。

每次除了会给他惹麻烦,不是尿在他身上,就是让他换尿布外。

厉君御好歹也是堂堂厉少,从来都是别人伺候他,他什么时候这样伺候过别人。

这样的反差让他对儿子的态度有所嫌弃,不过现在,厉君御第一次体会到了被儿子需要的感觉。

看着小家伙脸上乐滋滋的笑,他虽然蹙着眉表现出不耐,但却不自觉的一下又一下不厌其烦的将小家伙举起来,逗他开怀。

“咯咯……咯咯咯……”小送送差点玩疯了,举高高玩得停不下来。

玩到阮萌萌最后都看不下去。

阮萌萌:“可以啦,你们都玩了半天了,小送送都出了一头汗,别玩啦。”

哪有像厉君御这样当爸爸,见儿子喜欢就一直玩,他不嫌累,阮萌萌都看着累。

厉君御却还有些意犹未尽。

原来被小豆丁喜欢,是这种感觉……

男人将小送送放回婴儿床,目光不由看向睡在隔壁的小话话,他甚至在考虑要不要把二儿子叫醒,问问他要不要玩举高高。

阮萌萌是不知道厉君御心里的想法的,要是知道,她一定会笑他。

“宝宝累了,沾床就睡着。”阮萌萌正在给小送送擦汗,小家伙出了一身的汗,她还要给小家伙换衣服。

平时精力最旺盛的小送送却是沾床就睡。

看来,举高高这种游戏对小送送来说也是很废体力的。

阮萌萌给儿子换好干净衣服,腰间就被一只大掌圈住,那只手在她肚子上轻轻的摩挲:“早知道用这种方法可以让他安静入睡,我就该多举举他。这样,前几个晚上,也不会被他打扰。”

男人磁性撩人的声音从耳后传来。

12.24日更新完毕,宝宝们平安夜快乐哦~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article_title?}》,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