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众没想到夏萧会主动发起攻击,他的实力可在林天之下!

可此时,夏萧真的前冲而出。他脑海里倒没有进攻即是最好的防御那种鬼话,可此时冲去,手中朴刀蠢蠢欲动。似乎只要有一个破绽,林天就会败于其下。这种突然而来的压力令林天觉得奇怪。可夏萧在荣城三月,便让他忌惮三月,不能轻敌!

盾牌猛地砸下,圆台破裂时,元气尽数涌出,将林天保护在里面,令夏萧难以向前。

带着血丝的寒眸扫视一眼,见浑厚元气时可以判断,这已是林天没有保留的元气。

感受到这股差距,夏惊鸿虽安然坐在椅上,但眉头暗皱。林景瞥到,不动声色的坐直。憋屈半个月的他,终于挺直腰杆。

过去几个月里,林天耗尽林家的灵药储备,在不断堆积下得到质的飞跃,从凝种后期到达巅峰。估计万灵谷后,便可成为真正的尊境强者。就算不说远,现在的他,实力也在夏萧之上!

林景无比自豪时,夏惊鸿暗笑,赢者,必定是夏萧!

躺在椅子上,夏惊鸿翘起二郎腿,神态逐渐轻松。萧蓉见到,也拉着夏婉坐下。

夏旭之前就劝过娘,开始站一下就行了,之后稳住心态,等着就好。可娘不听,似乎站起来看对夏萧是一种帮助。而现在父亲摆出轻松神态,她才坐下。自己这爹娘啊,倒是真爱,自己也确实像意外!

夏旭咬了口盘子上的苹果,看着夏萧的动作还算满意。有太上息浮的加持,夏萧的速度更快,林天难以伤到他!

林天盾剑上皆是元气,冲出时威力无穷,可夏萧身形扭转极快,将剑躲过,只是上面的元气猛地朝夏萧而来。

元气带起风,风中又混有圆台碎片和砂石,令夏萧不得不闭眼。这一瞬间,林天赫然发力!

圆脸和服少女笑靥如花唯美摄影图片

剑芒闪亮,其上元气如围蜜之蜂,极为密集。而后一剑,势要划开空间。

“哈——”

夏萧抬起左臂去挡,不由赞叹舒霜的小脑瓜子。大多数人都是右撇子,习惯右手握剑,他这左臂的护甲便造得极为关键。

“哼!”

林天知道神威古树的树皮极为坚硬,但想继续挡住自己的进攻,简直是痴人说梦。附上大量元气的剑刃,比以前锋利数倍!

剑刃砰然砍在夏萧的小臂护甲上,在林天狰狞一笑,暗想着断臂时,元气震碎,猛地四散。

“哇哦——”

悬着心的观众一瞬沸腾,站起欢呼。因为林天气势汹汹的砍击,停在夏萧的右臂护甲外!

“什么?”

林天心头一惊,眼眸中的凶横和坚定皆动摇。他释放出的大量元气本可斩断夏萧手臂,可现在只能化作一股气浪,无力的帘卷开去。

夏萧的手臂高举面孔一侧,虽挡住剑,可气浪将其侧脸割出一道伤疤。鲜血滚落时,犹如淬火般的破碎元气落地。

“该死!”

不等林天收剑,夏萧已抡动手臂,猛地一刀砍下。

咣——

盾牌出现一道划痕,猩红之光扩散将其包裹,其下,盾牌剧烈晃动,林天手臂发麻,脚步连退。

这等震力令观众惊呼,当即大声议论起来。

“什么等级压制?林天完不敌!”

“就是,夏萧还是略胜一筹!”

“嗯……谁能告诉我夏萧身上的绿光是啥?嗯……他头上都冒着绿光!”

“你们都不要命了,叫林天都不带上少爷二字?”

“夏萧!夏萧!”

……

观众齐声呼喊,一些还在喊林天的人吼不过他们,只有加入他们的阵营。顿时,云霄楼中徘徊起夏萧的名字。他们倒不是真的支持夏萧,只是图一时痛快,林家的名声可谓差到极点。他们平时可敢怒不敢言,此时倒是个好机会。

林景面色铁青,突然觉得自己已不是这荣城城主,算丢脸丢到家。而林天瞥了几眼观众席,憎恨的光逐渐将整个眼眸侵占。这些呼声本该属于他,夏萧这个外来者,在过去三个月里夺走本属他的一切,尊严、声望、灵药,他罪该万死!

再看夏萧,他连喘几口大气,站在圆台上丝毫没为其所动。他心里清楚,现在这些人能高声呼喊自己的名字,今后就能抹黑自己。就像……帝都的那些人!辉煌时,谁都伸手去抬,恨不得和自己扯上点关系,享点荣光。一旦落寞,无人问津都是好事,最怕有人恶言相向,然后挺身而出,似要主持公道般将他们淹在唾沫星子里!

想到那些人的丑恶嘴脸,本就受朴刀影响的夏萧更加狂躁。

左臂护甲下的袖子湿了,鲜血不断蜿蜒而下,顺着夏萧的手指滴在圆台上。林天见之,心头顿时一喜。自己之前那么强的斩击,虽没将夏萧护甲破开,手臂斩断,可还是将其伤到。

“好机会!”

俗话说趁你虚,要你命。当即,林天速度极快,一剑砍来。

夏萧左臂发麻,此时抬不起来,不像林天那般握了握手便能继续举起手中的盾。他只能暂时闪躲,在木行元气和太上息浮阵的加持下和剑刃擦肩而过。

绿光聚集在左臂,夏萧将剑刃撇开,和林天拉开一定距离。

林天咧嘴一笑,讥讽道:

“怕了?”

夏萧没有回答,有那功夫还不如聚集元气。他的左臂逐渐恢复知觉,在他准备反击时,林天做出惊人之举。

咣——

林天丢掉盾牌,身形顿时轻盈很多,随后脚掌剁地,圆台蔓延开缝隙时身体上窜,升至高空。

“先破你这符阵!”

夏萧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林天可不是等闲之辈,早就发现太上息浮给自己带来的增幅不简单。不过在其破阵的一瞬,也是自己进攻他的大好时机!

圆台因破损而倾斜,夏萧站到最高处,抬头看林天时,身体下压,元气尽数涌入朴刀中。元气越多,朴刀越强,所以尽情吸收吧!一会破开林天的甲胄,伤其血肉!

轰——

林天手中剑刃刺中太上息浮阵的阵眼。当即,元气肆虐,符阵崩碎,化作漫天光点,犹如雨般洒落。

破开最初级的符阵花不了多少力气,可现在还不该庆幸!

林天深知夏萧的危险,所以将元气裹在身上,以防夏萧攻击!

蓬——

林天眼中,夏萧手中朴刀如添油之火,猩红之光更盛。

嘣!

脚下圆台的石头崩碎,夏萧身体上射,朝林天而去。即便后者是凝种巅峰,也不至于凝空而行,所以现在,是个好机会!

对林天来说,此时也可重伤夏萧,只要将夏萧第一招防止,便能反击。

战斗至此,已至一招定胜负之时,现在谁受重伤,都难以取胜。

手中朴刀拖出极亮的猩红之光,夏萧身形如被包裹,想一头火行的凤凰,生在火焰之中。

观众们惊愕,没想还能看到空中的战斗,当即瞪大眼睛,唯恐错过什么。这一霎,云霄楼中所有人抬头,皆看向二人,也期待着他们的对碰。

快了,快了!

每当他们靠近,观众的心脏就会跳得更快。

“开花吧!”

夏萧低喝时,天地瞬时一红,紧接呼啸之风从红光中扩散而出,似宣泄的怒火难以平息。

大风之中,万人乱成一团,皆紧闭起眼。可孙威站在圆台边,抬头望天。

“不错。”

现场能像他这般身形不偏的人,也就只有夏惊鸿和夏旭了。等等!孙威猛地移开目光,看到红光中的另一道景象,顿时心颤。

只见那红光中,舒霜小手握在胸前,动人的眸子望向夏萧位置,如在祈祷。她的衣袍被风吹得瑟瑟作响,其下娇躯窈窕玲珑。刘海在风中凌乱,长发被吹散,可更显圣洁,像古老书籍中的圣女,突然将于人世。

孙威总觉得好像在哪见过舒霜,像儿时看过的预言图册。

呼——

大风徘徊,云霄楼中的观众一阵天旋地转,惨叫连连。微愣的孙威缓过神来,挥手时,夏惊鸿和夏旭也抬起手臂,令元气射出,将风吞噬。

一切说的缓慢,可发生在电光火石间,不过两秒!

观众重新睁开眼,夏萧和林天已落在破碎不堪的圆台废墟中,他们背对,像决一死战的骑士,都已挥出致命一刀。

“刚才发生了啥?”

“不知道啊!”

“没看到!”

……

人潮的喧哗声如浪,拍到夏萧耳边。他此时狼狈,浑身衣服被元气刮成褴褛乞丐样,还满是鲜血,舒霜看着心疼。可看林天,他面色恐怖,嘴唇颤抖,见鬼般低头看自己的胸口,满是难以置信。

先前坚硬的甲胄已被轰开,其下胸膛被破开一个倾斜的“十”字,鲜血尽洒,胸前如开一朵妖邪的花,颜色鲜艳!

“咳!”

林天吐出一口血,转身时,夏萧正盯着他。

“为什么?”

夏萧没有回答,可林天情绪激动,就像灵猎那次,冲动将理性掀翻。

“为什么我元气在你之上,你却可以伤我?为什么?”

他声音嘶哑,双眼突出,像随时会疯。脱下甲胄,林天握着剑柄,忍着胸口的痛往前冲。圆台的碎片被踢开,林天体内的元气如冲垮大坝的山洪,以毁灭之势冲向夏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