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御船起航,舒云被素言扶上了船舱,心里不住的吐糟,康熙的排场太大了,她们在码头上跪了将近一个时辰,御辇才缓缓的进入了众人的视线内。

素言在用热盐给舒云热敷膝盖,胤禛端着热茶,偶尔会有一声吸气的声音。

“爷,下次还是多穿些吧,冰冷的青石砖,对膝盖实在不好。”舒云担忧的看向胤禛。

每次出去,胤禛都要跪迎和跪送康熙的御驾,他的双膝若是受寒了,肯定是有些难受的。

“小乖,噤声!”胤禛瞪了舒云一眼,这是在船上,又不是在四爷的府邸,有些话是不能说的,若是说多了,可能会对舒云不好的。

舒云抿紧嘴巴,觉得自己若是不说,别再心里实在太难受了。

“爷,我知道错了,素竹,快些准备早膳,今日还没有用膳呢。”舒云只好干巴巴的岔开了话题。

胤禛无奈的叹气,膝盖上的丝丝痛楚,让他也觉得舒云说的挤兑。

但是,在外面,多少要注意一些了,若是没注意,就会别人观赏不尊圣驾的罪名。

“小乖,一个多月的时间,偶尔会停靠在码头上呆两三日,其余的时间都是在船上。”胤禛的船很大,有五间厢房,小李氏自己住在了最旁边的那间厢房,胤禛的房间在正中间,左侧是他的书房,舒云的房间则是在胤禛的右侧厢房。

在书房的隔壁,是放置衣服等物的,最外侧的那间则是小膳房了。

小可爱美眉秀丽无比

“爷,味道还是极好的!”舒云瞧着桌子上的菜肴,都是二人喜欢吃的,“素竹,多准备一份给小李氏,别亏待了那边。”

“嗻!”素竹也是这样做的。

草草的用了早膳,胤禛很满意舒云的举动,像是个主子的模样。

素言端上了了一些水果,是舒云在县城里面买的,每日用膳后,胤禛被舒云养成了要用水果的习惯。

“小李氏那边…..”舒云准备端到胤禛的书房去,站在了自己的内寝先问了一句。

“已经送过去了!”素言赶紧说道。

舒云点点头,端着水果拼盘走了出去,上面有一些时令的水果,桑葚等也是偶尔才有的。

“爷,先吃些水果吧,这边的水果比京城多了一些!”舒云抿嘴笑道。

桑葚和枇杷都是极少出现在京城的,每次有也是从宫内赏下来的。

“这个是在县城买的?”胤禛看见了那些水果,好奇道。

“当然了,爷,您也尝尝鲜,咱们在京城很少吃,在这边,可是不稀罕的东西呢。”舒云喜欢自己亲手去买东西,下面的奴才担忧主子吃惯了,极少会买时令的蔬菜和水果的。

胤禛亲自动手吃了几个枇杷,却是比赏赐下来的好了不少呢。

“若是咱们能在南边多带几个月,弄不好还能吃上荔枝呢。”舒云捂嘴笑道。

“罢了,让如愿就成了!”舒云就是个小吃货,每次碰到好吃的,这个小家伙,绝对不会手软的。

“嘿嘿,爷最好了!”舒云弯身在胤禛的脸颊上亲了两下。

之前,胤禛还会说两句,现在,他多说也不管用了,舒云根本就当做耳旁风了。

“舒云,有没有多余的?给皇阿玛那边送去一份!”胤禛瞪了舒云一眼,这东西若是不给康熙送过去,也算是不好的。

嘿嘿!

舒云抿嘴笑道:“当然提前给万岁爷准备好了,已经送过去了。”

胤禛伸手捏了捏他的小鼻子:“下次要这样做的,每次有什么好的东西,都要先给皇阿玛送去!”

舒云点头,她拿了一个热盐包,敷在了胤禛的膝盖上,连续几日的时间,舒云都小心的热敷,膝盖还是一阵阵的刺痛。

“放心,已经不疼了!”胤禛拍拍舒云的小手,让她不要多担忧了。

舒云起身后,坐在了美人榻旁的椅子上,小手一直在忙碌着,胤禛的答案,仅是让舒云放心罢了。

“爷,您这几日还要好好的养着,毕竟,还要伴随万岁爷左右呢。”舒云发现,随着她热敷的动作,胤禛额头间有着冷汗。

胤禛感觉到膝间的疼痛感,阳光从窗口照射进来,弄得胤禛有些困倦了。

“好了,过来吧,陪爷歇会!”胤禛拍拍身边的美人榻,让舒云不用惯这些了,赶紧上了软塌一起休息一下。

舒云坚持给他热敷好了,才让苏培盛把美人榻上的炕桌弄好,二人并肩躺在了榻上,身上盖着丝绵被,沉沉的睡去了。

船在水上航行着,几个皇子都没出船舱,一个个在船舱内歪着,奴婢们一个个帮衬着热敷。

临近傍晚,胤禛先醒了过来,瞧着怀中的小人儿还在熟睡,也没有多做他想,直接把她挪进了软塌的里面,自己下榻走到了外殿。

苏培盛瞧着胤禛出来,赶紧伺候主子洗漱一番。

“素竹,准备晚膳,素言,伺候家主子梳洗。”胤禛并没怪罪舒云,这几日刚上船,舒云换了地方都没怎么休息好了。

“嗻!”素言和素竹二人赶紧应道。

苏培盛简短的与胤禛回报,下午有何人过来求见。

“说,董鄂格格派人过来了?”胤禛黑线了,怎么哪里都有这人的身影?

胤祉也是混不吝的,居然没发现此人是两面人,居然还这般的宠爱她。

“让人回绝,若是以后再有董鄂格格送来的请柬,直接拒绝便罢。”胤禛直接说道。

苏培盛不敢耽误,赶紧让奴才去通知下去。

此时,舒云还在赖床,并不清楚胤禛已经帮她处置了一个祸害了。

她很不喜欢董鄂格格,每次,董鄂格格的邀请,她都要费劲了脑筋,想着一个好的借口,直接拒绝了她的。

如今,胤禛的一个命令,直接断绝了董鄂格格再次过来的想法。

“爷,您真好!”舒云从内寝出来,正好听见了胤禛的话。

“啊!自己不喜欢,也要藏着掖着,和爷说就好了!”胤禛拍拍她的小脸。

舒云抿嘴笑起来,董鄂格格大概不会预料到,胤禛会直接帮衬她解决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