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行的过程在于元气的积累,突破却只在一瞬,凭感悟。有的桎梏拖沓百年没有进展,有的却在一瞬穿破。那一瞬可借助观天看云的灵感,可借助风吹草动的变化,甚至能得益于一杯清茶的茶叶翻腾起落,玄奥无比。因此,教员所讲内容令夏萧等人受益匪浅。

从第一课“局”开始,那种收获的感觉便越来越大。而此时,教员发问,夏萧回道:

“人的大同在于都是人,都有五脏六腑,有七窍四肢。可小异在于神思,思想不同,远远比外貌、体型、声色不同更重要。有的人换了皮囊,却还是以往的神思,便给人熟悉感。但若是皮囊未变,神思却换,便成了另一个人。”

夏萧每次回答都很快,令很多人刮目相看,他们欣赏的目光令舒霜骄傲。可谁知,现在夏萧的回答,将成为他今后所要面临的难题。世上无先知,只有推测,可那一天也不远了。

教员对夏萧很有好感,不是因为他每次都能回答上自己的问题,而是他求知的目光。教员喜欢的可能不是最优秀,最爱惹事的学子,但那些求学好学的人,他们会侧重留意。

“你说的有道理,人之所以为人,之所以独一无二,是因为学习能力和思想超乎许多动物。说的原始些,就是我们会使用工具,有自己的语言文字。但真正的人,范围不止是人。”

教员抬起手,指向黑龙和昏鸦。前者脸上有着一道刻意留下的黑色疤痕,充满兽的野性。而后者一身黑羽衣裳,显得神秘而不详。但教员开口,令他们心中颇有些感动。

“人的定义其实很大,可因为我们自身的优越,往往将其限制在外形上。而从某种意义上来讲,黑龙和昏鸦也是人,只不过是兽人,但还是人。荒兽有自己的进化分支,比人类要丰富的多,七阶荒兽可化人形,可若是有人形,却还是兽心,便被称之为妖。妖是人和兽所不能共容的,但普通的人,虽也是人形,也是人心,却不算真正的人。”

“从某种意义上来讲,高阶级的兽,比人还像人。因为他们经历过妖的筛选,可人没有,因此,才有龙鱼混杂这一说。”

教员的意思是……人没那么简单,可化人形的荒兽是人,一些作恶多端的便不是人?

夏萧一开始难以接受,虽然有的荒兽比人更加注重情义,可人和兽,本身就是有差距的。但很快,夏萧觉得自己想的不对,比如句芒,和自己有什么差距?他们完可以称兄道弟。这么说来,教员这句话的意思,便是人的大同小异。

顿时,夏萧有种恍然大悟的感觉,对宁神学院教员的敬佩更重几分。凡是懂得这些,签署灵契,并没剥夺契约兽神智者,将受益匪浅。

谷村奈南甜美笑容火热好身材

“你们此时接受的课程也都是大同,真正的小异在未来的三年半里。可只有适应大同,才能处理好小异。也只有兼顾大同,才能将小异发展到最好。”

为了让大家充分理解,教员会停顿很长一段时间,然后才继续道:

“你们每人兼顾着的身份都不少,有传说中的预言之子,有极大势力的成员,有荒兽中的未来之王,还有各国皇子。再其下,你们是自己父母的孩子,有自己的兄弟姐妹,也是学院的学子,是自己恋人所依赖的另一半。可即便身份再多,都得注意,你们首先是一个人,一个有着独立思想,清楚自己要做什么的人。然后你的身份才该被孰轻孰重的排列。”

教员说的平淡,可其中的寓意高深,众人懂得。懂得越多,心中越羞愧,因为没能做到更好。

“相信你们都有所感悟,不管是觉得我说的对还是错,甚至觉得我在放屁,都是自己的感想。这是大同,大同好得,小异难求。而此时的小异,便在于你们今后如何去做,如何把控自己的原则。”

说着,教员起身,对常仁杰说:

“回去吧。”

“谢教员。”

比起教员的境界,不说常仁杰,就学堂里的所有人都显得嫩了些。有的道理他们不是不懂,而是难以表述,这看似只是个想法化作语言的过程,实际像山麓和山顶那般距离遥远,若无启迪,一生难以抵达。

“好了,写一张感应篇,准备下课。”

每堂课后,都要对自己的感悟有所记载,这是教员的规矩。因为人的思想比行动快,要想行动跟上思想,就要反复锤炼,确定其真实性,而不是妄谈。要想做到这一点,必须将其写下,写的过程就是修订思想,与行为统一的过程。

提笔时,夏萧挠起头来。自己这字一直这么难看,就算刻意去纠正,也写的极不自然。反观舒霜的字,正如山路旁的旖旎桃林。说起桃林,一周前见到大师姐后,便再也没任何消息,她像回归传说,不在人世。

感受到身后教员的气息,夏萧苦笑停笔,有些不好意思。只听教员轻轻的叹了口气,摇头道:

“好好改改你的字,不求匠气,也得美观,否则早晚得吃亏。”

夏萧点头,是得改改。

“下课来找我,我送你一份临摹字帖,回去练练。”

“多谢教员。”

他在学院中不算风云人物,可和很多教员一样,心系学子,令夏萧一阵心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