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后……互相帮助……

虽然卓越没有说明,但是蒋蕴柔知道他指的是什么。想起以后,自己跟这个男人风雨同舟,成为一体,即使他心里的那个人不是自己,心里仍觉得很开心。

蒋蕴柔将竹筒贴到墙边,果真听到那边传来的微弱声音。

“这件事成功以后,你所要的报答又是什么?”刚贴近就听到对面传来太子的声音。

蒋蕴柔闻言猜测,他们估计已经谈完了。

只听蒋蕴欣回答道,“我要的报答太子殿下只怕做不到。”

太子冷哼一声,语气极为狂傲,“这天下本殿下做不到的事情只怕没那么多吧。”

蒋蕴欣嘴角带笑,“若我说,我想做夜王妃,太子殿下能做到?”太子听后,微愣了下。随后不屑道,“这件事,只怕是连父皇都做不到。他的事情,有谁能做主呢。”说着太子戏谑道,“没想到原来你对皇叔有这样的心思啊。不过,你帮我这些,如果说没有要求,我是不

信的。”

蒋蕴欣对着太子盈盈施礼,“太子殿下是聪明人,小女也不拐弯抹角了。”

太子对于蒋蕴欣的夸奖盘接收,“说吧。”

蒋蕴欣道“那件事生之时,太子殿下能否安排一个射手对夜王爷下手。”

台湾嗲嗲女头戴蝴蝶结可爱清纯

“你想杀了皇叔?!”太子震惊道。

蒋蕴欣摇头,“我只是想救夜王爷而已。”

只一句话,太子便明白了蒋蕴欣的意思。到时,她会用身体替皇叔挡下那一箭。这样一来,他对皇叔便有了救命之恩。

“若不是自己亲眼所见,亲耳所听,我当真以为蒋二小姐是个无害的小白兔。没想到,倒也不是等闲之辈。”太子看着蒋蕴欣道。

蒋蕴欣淡笑,“谢太子殿下夸奖,小女在这里先恭喜太子殿下不久以后便能抱得美人归了。”

太子殿下闻言,心情很是开心,“等本殿下得到韩墨卿后,自然还有你的重赏。”

啪……

蒋蕴柔手里的竹筒应声落地。

一边的卓越不解的看了过来,在看到蒋蕴柔略显惊惊愕和慌张的脸色后略担忧道,“蒋小姐,怎么了?”

蒋蕴柔想着方才听到的,心里甚是担忧,他们所说的那件事,竟是让太子得到墨卿?

蒋蕴柔突然想起,偶尔一同场景时,太子殿下看墨卿的表情,而太子那样的人品。若是真让他得到墨卿,墨卿是真的会被毁了。

“蒋小姐,怎么了?”卓越略担心的问。

蒋蕴柔摇摇头,连忙将地上的竹筒捡起来继续听。只是,那边已经传来了开门声,房音里的两人已经走了出去。蒋蕴柔并没有能听到更多关于他们所谓的计划。

蒋蕴柔走到屋中的桌边坐下,想着方才听到的。

而一边的卓越见状,也不再开口打扰,在一旁坐下陪着。

太子想得到墨卿,蒋蕴柔想得到夜王爷,所以他们互相交易。她不知道他们所说的那件事是什么事,但是以太子那般肯定的语气,是势在必得的。

墨卿……

蒋蕴柔抬头看着卓越,他心里的那个人,便是墨卿。若是,墨卿真的,成为了太子的人,他会不会放弃?会不会就……下一刻,蒋蕴柔就忍不住的苦笑摇头,蒋蕴柔啊蒋蕴柔,你怎么也成了这般狭隘的女子。试问,如果卓越娶了别的女子,你便不再喜欢他了吗?你既不会,那么卓越也不人。你不会因为卓越娶别人,甚至

爱着别人而改变对他的心意,那么卓越又怎么可能呢。你爱他,不过是希望他幸福点,希望他快乐点。 他又何尝不是呢。

墨卿视你为姐妹,你有这样的想法,简直枉为姐妹。

蒋蕴柔起身道,“卓公子,我还有事情便先走了。今日的事情谢谢你了。”

“蒋小姐不必这般客气,若是还有什么事情需要帮忙直说就行,我若能帮忙的定然不遗余力。”

蒋蕴柔知道他指的是她方才的态度,他定然是以为她遇到了什么事情。

蒋蕴柔摇头,“谢谢卓公子好意,接下来的事情我自己便可以了。那我便先走了。”

卓越点头“那我就不远送了。”

蒋蕴柔下了楼坐下马车后便对外面的车夫道“去韩相爷府。”

“是。 ”

“今天你怎么有空来了,前几日一下朝人就走的没踪影了,朕想约你谈事都找不到人。”夜帝对着下朝后主动来御书房的夜沧辰道。

夜沧辰说,“皇兄找我想谈的事情,不用猜也知道是什么,不走快点只怕皇兄谈完就轮到皇嫂了。”

听他这么说,夜帝无奈的叹了口气,对着身边的公公道,“去,让给皇后娘娘通风报信的人回来。”

“是。”

夜帝道,“你皇嫂也是太长时间没见到你了,见一次说的或许有点多,你也担着。”

“皇兄真的觉得皇嫂说的,只是,有点多?”前一段时间,哪天不是说到宫门落禁,他只能留宿宫中?

夜帝摊手,“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你皇嫂也是担心你。”说着,夜帝有几分好奇,“你前几日一下朝就逃出宫去,今天怎么反而‘自投罗网’了?”

夜沧辰道,“今日确实是有事找皇兄,所以便只能‘自投罗网’了。”

“哦,是什么事?”夜帝倒是挺好奇的,是什么事情重要到,他宁愿冒着被抓着的可能也要留下来说。

夜沧辰起身,掀起长袍,曲膝跪地。

夜帝心上里一阵错愕,是什么事情,需要这般郑重其事?

“臣弟心仪韩相爷府的韩小姐已久,请皇兄为臣弟与韩小姐赐婚。”夜沧辰说完跪地。

夜帝震惊的看着地上的人好一会儿,才反映过来看着一边的公公,“朕,朕没听错吧。他说,他说让朕给他赐婚?”

苏随点头陪笑,“皇上没听错呢,夜王爷确实是请皇上刚婚呢。”

夜帝回过头来,“快起,你说,你要朕为你跟谁赐婚来着?”

夜帝身为九王之尊从来都是情不外露,可是,这会他是怎么也无法压制着心里的喜悦。皇弟愿意成亲这件事,太让他意外跟开心了。

夜沧辰起身,“韩相爷府的韩墨卿小姐。”

韩墨卿?

夜帝听着突然想起夜后曾经跟他说过的事情,说总觉得他们之间有些不一样,现在看来,果真如此。

而对韩墨卿这个人,夜帝心里也有几分看中,想着自己的皇后对她也很是喜欢。

最重要的是,她居然能让夜沧辰开口请求赐婚,这才是最重要的。

夜帝开心道,“行,行,朕这就给你们赐婚,今日就让钦天鉴给你们去挑时间。对了,苏随,快去将这个好消息告诉皇后去。”

“等等。”夜沧辰叫住了苏随。

苏随停下脚步看着夜帝,夜帝则不解的看着韩墨卿“怎么了?你不会是反悔了吧。”

夜沧辰闻言,很是无奈。

这种事情若不是肯定了又怎么可能随便说出口,怎么可能又突然反悔呢。

“自然不会,只是再过两天就是出宫祈福的日子。这些天大家都在忙着这件事,皇兄若是现在赐婚也只是让大家忙上加忙。不如等祈福结束后再赐婚。”夜沧辰道。

夜帝闻言,想了想笑道,“你还没娶呢,就心疼起韩老相爷了?”出宫祈祷每年开春前由夜帝带着夜后以及几个得宠的妃子,携太子众皇子出宫去被钦点为护国寺的寺庙住上一天一夜,第二日,一同烧香祈福以此来祈祷新的一年中风调雨顺,国泰民安。而在这一日,有

资格上朝的臣子也都带上家眷一起陪同。 当然所谓的家眷也只能是正妻以及嫡子嫡女。

天子出宫自然有很多地方要注意的,身为相爷的韩相爷所要做的事情自然更多,夜沧辰这番举动明显是不想让韩老相爷在祈福前,再添加事宜。

夜沧辰也不否认,“韩小姐最重要的人便是韩老相爷,我心疼他自然是应该的。”

夜帝叹了口气,“也只有你能这般诚实的回答朕了。”

“对了,皇兄,臣弟还有个请求。”夜帝闻言道,“有什么请求便都说出来吧,你也很久没有跟朕提过要求了。”自从他这个皇弟懂事后就什么也不需要他操心,平日里他就算赏些什么, 刚些什么,他虽然都拿下了。但是他也知道,那些东西

他并不需要。现在好不容易他说出了请求,他心里自然是开心的。

一旁的苏随跟李林听后想说,这可是如个皇子甚至太子都没有的待遇。皇子们提要求,皇上最多也不过是答应。夜王爷这般,皇上却是巴不得的感觉。夜王爷的圣宠,当真是任何人都比不了的。

夜沧辰道,“臣弟想迁移王爷府。”

“迁移王爷府?现在的府邸不好吗?”那可是京城最好的地段,当初为了给他选个好府邸,他跟皇后可是愁了好几天,亲自挑选的。他出宫后也一直住的好好的,怎么这会要迁移王爷府了?夜沧辰摇头道,“并没有哪里不好,只是有些不方便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