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梦瑶话音一落,云子川就急忙开口说道:“师傅,如果对战C二小组的时候,一定要把那个用剑的家伙交给,我要一雪前耻。”

白天羽狠狠地瞪了云子川一眼说道:“小子也来了,我刚才说武轩的时候,在一旁没有听到吗?这件事不是们说想和谁对战,就能够和谁对战的。除了需要随机抽选,而且还要正好能够抽中对方。”

“再说了,双方交战,我们在探索对手底细的时候,对手也同样会琢磨我们的情报。只要稍有不慎,我们就极有可能会中了对手的强烈反击。交战不是一个人的事,不能过重的加入个人的情感在里面,否自的话,吃亏的不只是一个人,而是整个小组团队。”

云子川当即低下头,有些灰心伤气地说道:“师傅,我知道错了。”

看到云子川或许是真的错了,白天羽也不在多说什么,随即转向许梦瑶继续开口说道:“梦瑶,还有什么重要的信息,就一并和大家说清楚吧,也让大家多了解一下情况。”

许梦瑶开口应道:“好的。除了刚才云子川所说的那个用剑高手,他确实在整个凌霄阁之中,冷兵器排名第一。除此以外还有一桶面的组长实力也十分强大,据说整个C二小组的战力都可以说是相差不多,只是那个组长的武技才是最为恐怖的。”

“云子川说的那个用剑高手,绰号叫做飞剑,一直不愿意以真名字面对。他在整个C二小组中的实力排名应该面前畏惧第三名,甚至还进不了这第三名的。”

随着许梦瑶刚一说完,云子川不由得大吃一惊道:“什么?梦瑶姐,和小白姐还有小樱们收集的情报是不是有问题啊?那飞剑可是凌霄阁冷兵器第一高手,居然说他在C二小组的队伍里,居然排不上前三名,这怎么可能啊。”

一旁的小樱有些不高兴地开口说道:“云子川,难道怀疑我的情报问题吗?就算是这样,但是还有梦瑶姐和小白姐同时在场,以我们三个人的能力,觉得难道连对手的情报也搜集不到吗?”

“我可以很负责的告诉,我们这次所收集的情报,正确率高达百分之八十以上,绝对不会有什么问题的。说的那个飞剑虽然是冷兵器高手,但是他比起C二小组的其他人来说差远了。尤其是那个新来的 什么清平道人,能力高深莫测,我们没有一点他的情报。”

听着小樱所说的话,云子川显得多少有些激动。不管怎说,自己虽然不愿意承认飞剑比自己的实力强大,可是事实却无法改变。

只听云子川忍不住开口说道:“如果连飞见的武艺,在整个C二小组中,只能排名第三,甚至还排不到第三名之列,那前三名究竟是什么样厉害的人物?”

夏日阳光美女清新自然户外写真

“要知道,我以前在C二小组的时候,可是经常和那个飞见进行对战。每一次不管我如何战她,始终不是她的对手。”

“虽然我现在的武艺能力已经有所进步,并且有了很大地提高。但是我相信他飞剑也不会这么轻而易举的败给我。只是我现在还不知道他的实力如何。”

“我真的很担心到时候对战之前,要是遇到他,我会败于他之手,到时候我就给大家的脸上抹黑了。”

看着云子川那有些激动的样子,白天羽开口对其劝说道:“好了,们不用在争执了他们小组谁强谁弱了。我告诉们,不管今晚的八强之战,我们的对手究竟是哪一组?记住,我们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打进凌霄阁年度总决赛。”

“如果们怀着这样紧张的心情,战力就会有所下降,很难击败对方。只有调整好自己的心态,让自己全身心的放松,才能在与对方交战的时候,发挥出自己最强的实力。到时候就算是真的输了,自己也不会因此而后悔。”

武轩立即开口说道:“师傅放心,今天晚上的八强之战,无论如何,不管我们是面对什么样的对手,我一定不会输。”

“如果真的遇见C二和C四两个小组,我肯定会凭借自身全部实力,为我们小组分担解忧。能够击败两个人,我就绝对不会只战一个。”

听到武轩所说的话,白天羽的内心里多少有些安慰。不管怎么说,大家的战意至少回来了。

当即白天羽拍拍他的肩膀劝说道:“好啦,只要们能够保持这份心态,我们今晚八强之战一定能够成功。要知道玄长老和武长老,他们可是一直想要看我们的笑话。”

“估计此刻在他们的眼中,八强之战,如果我们要是遇到他们就只有被淘汰的份。所以我们必须给他们一记强烈的反击,让这些人好好的看看,我们D三小组绝非浪得虚名。”

“现在还有一些时间,大家好好回去吃点儿东西,洗刷一下,休息一下。今晚开战之前,我们提前集合。早点来到比武赛场,让自己尽早的熟悉一下赛场的气氛和环境,以便今晚的战事,大家能够拿出全部的实力。”

中午大家聚在一起吃过饭后,原本云子川和武轩两人还想要再找白天羽商量武学和武技之事。

但是两人还没有开口,却被白天雨打断说道:“好了,我们现在是吃饭休息放松的时间,们先把心里的负担给抛弃一旁,不要总是一直想着这件事,距离今天晚上比赛还有一段时间。”

“如果们一直这样去纠结,到时候等到比赛开始的时候,们的心理压力会非常大。好好吃饭,在吃饭的时候,我们不讨论别的事情。要谈,也就谈论一下,等到我们拿了比赛总冠军后,要求哪里玩。”

听到白天羽说的话,武轩和云子川还想说什么,但是还是打断了。

等到吃午饭过后,大家各自回房休息,云子川独自一人来到白天的房门前,敲了敲房门,似乎有事来寻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