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

   旭日东升。

   修整了一夜的两军平安无事,完颜叱咤没有做出什么夜袭的举动,张狂,柳明志二人自然不会傻傻的去选择拿鸡蛋碰石头。

   起码,截止目前来说完颜叱咤还是一块比较僵硬的石头。

   当日头逐渐高升,生火造饭过后的金国大军在完颜叱咤的命令下,迎着急促的战鼓声,豪迈的号角声又开始了紧锣密鼓的攻城行动。

   金军大帐之中,完颜叱咤望着手中女皇连夜金雕传来的书信脸上带着轻松的神色,不在像昨日一夜眉头紧皱。

   怪不得柳明志麾下的二十万兵马迟迟不现身,原来是柳明志将三十万兵马兵分三路了。

   得知了这个消息完颜叱咤紧绷的心神彻底的舒缓了下来。

   在未得到确定的消息之前,柳明志麾下二十万尚未展露头角的铁骑便一直像悬在自己头顶的利刃,随时可以落下来至自己与死地。

   现在拨开云雾见天日,完颜叱咤思衬着自己的攻城办法是否也该因为这个消息转变一下了。

   “报,启禀大帅,城墙之上的防守太厉害了,咱们连续两次攻城依旧被打退了下来,弟兄们死伤在雷石滚木下的人数太多了!”

   完颜叱咤静静地望着跑进大帐的观战手在沙盘之上扫视了起来。

   长发美女面容姣好气质迷人

   “大龙驻扎城外的骑兵还没有露面吗?”

   “没有,尚未发现他们的踪迹,斥候正在不间断的打探着他们的踪迹。”

   完颜叱咤静默了一会朝着大帐外走去,取出千里镜观察着己方攻城的进程,看着城墙之上龙武卫守军不要命的防守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己方的攻城车还有云梯上全部燃烧着熊熊烈火,也不知道颍州储备了多少猛火油防守。

   完颜叱咤望着并不算顺利的攻城步骤,思索了一会朝着身后摆摆手。

   “完颜长忠!”

   “卑职在!”

   “你传本帅命令,继续让军需官准备羊群,试探颍州城东门是否埋着那些威力巨大的东西,一旦没有马上分出一路兵马从东门攻城!”

   “咱们兵力太多,仅仅从北门进攻,剩下的兵力根本铺张不开,不但会消耗我方兵力,还会给颍州守军腾出手来全力以赴的防守北门。”

   “此消彼长,对我军攻城很是不利!”

   “得令!卑职马上去安排!”

   “木察将军!”

   “末将在!”

   “你带领铁甲骑迂回奔袭掩护完颜长忠,绝对不能让城外的大龙骑兵破坏了咱们清楚哪些爆炸物品的进程!”

   “末将得令!”

   命令下发完毕,完颜叱咤的目光在城东城西两处扫视了起来,望着大龙骑兵毫无现身的模样不由的暗自嘀咕了起来。

   以自己对柳明志的了解,此刻他应该早就率兵援驰颍州了才对,为何十万大龙骑兵迟迟没有现身呢?

   完颜叱咤丝毫不惧跟柳大少正面交手,真刀真枪的干上一架,他怕的是柳大少这个狡猾的小狐狸又整出一些超脱自己见识的幺蛾子。

   毕竟那些埋在地下的地雷一下子就折损了自己五千多的将士,完颜叱咤心里已经有了阴影。

   柳明志这个狡猾的家伙手里有太多的自己没有见过的东西了。

   虽然自己兵多将广,且兵强马壮,可是也挡不住这样的消耗。

   一次五千兵马,自己麾下主战大军加上辅兵满打满算也不过三十万兵马,这样下去不肖十几次就会全军覆没,这可不是完颜叱咤想要见到的结果。

   这次金国举国一战,断然不能失败,一旦这次国战再无疾而终,金国没有三十年休想缓过劲来。

   得益于女皇励精图治,金国这些年人口持续增长,可是壮年兵丁却不是那么容易征召的。

   四十八万已经是这些年来最后的精锐兵卒了,完颜叱咤不敢去细思此次若是南下失败的结果会是什么。

   无兵可征?割地赔款?丧权辱国?

   也许不止金国,大龙,突厥都将陷入长久的衰弱时期。

   那样的结果会是什么,一统天下又将延续十年,二十年,乃至更久,只有交给下一代人去完成了。

   “报!启禀大帅,发现大龙骑兵的踪迹,他们正兵分两路朝着我军方阵火速冲锋而来!”

   完颜叱咤惊醒了过来,下意识的朝着颍州城东西两侧扫视过去。

   只见浓烟翻滚,大地的震动逐渐的清晰,已经可以模糊的张望到那一杆迎风飘扬的柳字帅旗。

   完颜叱咤默默的沉吟了片刻。

   “传令,原定防守计划不变,不弄清那些战车有什么古怪之前,绝对不能擅自改变防守计划。”

   “得令!”

   城墙之上,张狂手中的额兵刃不停的低着鲜血,望着城下一波接着一波进攻的敌军一心两用,一边亲自上阵杀敌,一边下着防守的命令。

   “大将军,金军的攻势太过凶猛了,辅兵弟兄们搬运雷石滚木的速度根本供应不上啊!”

   张狂一刀将一个攻上城墙尚未来得及高兴的金军校尉斩杀到了城墙之下。看着柯岩焦急的神色急忙朝着城外瞥了一眼。

   “并肩王还没有率领骑兵援驰吗?”

   “城西的观战手还没有汇报,截止目前并肩王依旧没有带兵援驰!”

   “下雷震子,有多少下多少,现在城墙之下的敌军正多,正是下雷震子的最好时机,传令刀盾兵的弟兄一定要眼神活跃,防止敌军将那些雷震子再次抛投到城墙上来!”

   “得令!”

   张狂脸色焦急万分,心中不停的祈祷柳明志快些前来援驰。

   颍州城现在的局势已经到了万分危急的时候了。

   “报!启禀大将军,并肩王率兵前来驰援咱们来了!”

   张狂脸色一喜,瞥着两侧蔽空的烟尘高高的举起手里的阔刀,

   “弟兄们,咱们的援兵到了,奋勇杀敌啊,绝不能让敌人登上城墙,第一个斩杀敌人二十者,官升三级,赏银万两。”

   俗话说重赏之下必有勇夫,本来面对金军来势汹汹的进攻士气有些低沉的龙武卫哦听到了援兵到来,又加上张狂的鼓舞,手中的兵刃仿佛犹如神助一般朝着攻城云梯上的金军劈砍而去。

   转眼之间,那些本以为可以一鼓作气攻上城墙的金军忽然发现自己的敌人爆发出的战斗力更加的骇人了。

   第三波攻击再次被击退了下去,城墙之下堆积了厚厚的尸体,血迹直接染红了城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