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夜子泽已经回府的消息,柳贵妃这才长长的松了口气,想来他府里的那个谋士接下来的办法也应该能让子泽安然的渡过这件事才是。

柳贵妃身边的嬷嬷道,“娘娘,你已经一整夜没有休息好了,太子殿下已经回府了,您不如先去补会觉吧。”

柳贵妃这一夜确实也未休息好,听嬷嬷这般说倒觉得更困了些,“那本宫先去休息会,若是有关于太子殿下的任何消息,一定要叫醒我。”

嬷嬷点头,“娘娘放心吧,老奴知道。”

这边夜子泽刚回到府中,便叫来谢辉问明送信的人,知道是曾焕后便让人将他传了过来。

在看到带着面具的曾焕走进大厅内时,夜子泽才想起来府里确实是有这样一个人在,只是一直没什么出色的作为,他也没多注意着去。

“草民见过太子殿下。”曾焕行礼道。

夜子泽抬手“起来吧,你那信中只说了叫本殿下先出宫来。那么接下来,又该怎么做呢?”

曾焕看着夜子泽道,“其实接下来很是简单,只要太子殿下找一个愿意为了殿下去死的人便可了。”

夜子泽闻言,心中有些不解,“愿意为本殿下去死的人?这是什么意思?”

“太子殿下跟皇上说是调查玉佩丢失与那女子之死的事情。那么调查的结果便是,找到偷拿玉佩之人跟虐杀死那姑娘之人。”曾焕见夜子泽眼里渐渐露出的喜色,知道他是已经知道自己话里的意思了。

夜子泽看着曾焕笑道,“你说的极有理,本殿下只消找个人,承认是他偷了我的玉佩。”说着,夜子泽想到些什么,问道,“可是,杀死嫣儿的民凶手我又要如何去找?”曾焕淡淡道“其实完不必那般复杂,殿下从头到尾只需找一个人便行。找一个承认自己偷了玉佩,随后又用那玉佩去骗那百花园里的姑娘便行。凶手跟小偷是同一人。不管那真正的凶手是谁,有人替他

异国少女蓝色双瞳清纯写真

顶了罪,他万不会自己还去自的道理。只是,这自之人一定要可靠,还要清楚的将这件事的尾说的天衣无缝。”

夜子泽静静的将曾焕所说的办法想了又想,片刻后,他脸上露出开心的笑容,拍桌而起,“好主意,当真是好主意。”

曾焕淡笑不语。

夜子泽看向一边的谢辉道,“谢辉,这个人就交给你去找了。”

“是!”谢辉听了这办法后也仔细想了想,倒也有几分可行,左不过是找个替罪糕羊的事情,也不算是难。

“谢侍卫,记得,这个人一定要可靠,不能留下任何可查的痕迹跟破绽。”曾焕出声提醒道。

夜子泽敢出声附和着“对对对,一定要可靠。”

谢辉道,“属下明白。”

本来在出宫前还在担心着这件事,这会不到片刻便已经能解决,顿时一颗心都松了下来。昨夜在宫中的一夜可委实不好受。

此时曾焕提醒道,“太子殿下,此次这件事只怕不是凑巧这般简单。以草民看来,该是有人有意陷害才是。”

夜子泽闻言,面上怒气微显,“在宫中的时候本殿下便已经想到这是有人故意陷害了,只是一时间却不知道是谁人陷害。”

曾焕说道,“事情是从百花园开始的,还应该从百花园调查才是。”

百花园,那嫣儿……

夜子泽只觉得心里极不好受,那个人就算是想要陷害他,却害死了无辜的嫣儿。他是多么不容易才会遇到一个与她相似的人啊。

“谢辉,与我去刑部一趟。”夜子泽道。

曾焕想着,他该是想要从那个被虐杀死的女子手里调查起吧。谢辉却知道,太子殿下这是想再见那个女子一面。

“那草民便先退下了,太子殿下若是有何需要吩咐的,再召人唤草民。”曾焕说道。

夜子泽闻言不够多看了眼曾焕,“这次,你为本殿下解决了问题,可有什么要的?”

曾焕对着夜子泽极尽的尊重,“在这太子府这么些年,能为太子殿下分忧是草民的荣幸。草民没有什么想要的,只盼着太子殿下有需要的时候能想到小人。”

听着曾焕这般说,夜子泽算是明白了,为何在那信里他要说,接下来的事情等回府他当面说明了。

他这是为了在自己的面前露个脸,让他记在心里头“放心,你对本殿下有用,本殿下自会记得你。”

“草民谢谢太子殿下。”这便是他想要的,让他看重。只有让他看重,接下来他想要做的才能慢慢的实现。夜子泽带着谢辉来到刑部提出要看尸时,刑部的人也没有拒绝,毕竟皇上也已经下了命令,让太子自己查这件事。虽然关于太子的各种流言,外面早已经传遍,但说归说谁也不敢真的就肯定太子真的做

过什么。

夜子泽与谢辉跟着刑部的人来到一个单独的停尸间。

“因为这女子特殊所以大人便将她单独的放在了一个房间。”刑部的人边开门边解释着。

夜子泽与谢辉走进房间内,刑部的人掀开了盖在嫣儿身上的白布。

夜子泽在看到白布下的人后,面色微变,“这是谁?”

刑部的人解释道,“这便是那百花园的嫣儿姑娘。”见太子殿下的表情不像是假的,难道说太子殿下真的没去过那百花园,所以是真的不认识这嫣儿姑娘。

夜子泽看着眼前的尸,虽然她算是个美人却无半点韩墨卿的影子,“不可能 ,不可能,这怎么可能是嫣儿呢。”这跟他昨日看的那个嫣儿没一丝相像,怎么可能是呢!

一边的谢辉虽然也觉得事情很是奇怪,可是转念一想,或许从一开始引太子殿下去那百花园便已经是陷井了。

刑部的人看着夜子泽这般,只觉有些奇怪。要说太子殿下见过死者吧,可是方才见到她的模样分明是陌生的眼熟。可要说没见过死者吗,又为何一直说她不是死者,还这般亲秘的叫姑娘的花名。

只是,这确实是那百花园的姑娘。谢辉见刑部人带着探纠的眼神,忙出声对着夜子泽道,“殿下,这姑娘我们也看过了,并没什么特别的的。不如我们先离开这里,再去别的地方看看。”看着仍是一脸不敢相信的神情的夜子泽,谢辉再次道

,“殿下,太子殿下!”

夜子泽这才回过神来,看着谢辉盯着自己“什么?”

“殿下,我们还有别的地方要去,不如先行离开这里?”

夜子泽这才意识到自己方才确实失态了,不管这件事到底是怎么回事,都应该回去再慢慢的商议。

“你说的也是,那我们便先走吧。”

夜子泽说着径直离开,谢辉对着刑部的人抱拳一握,“麻烦了。”便提步跟着夜子泽的身后离开。刑部的人看着两人离开轻喃了一句“奇怪”便转身将门锁上。不过还好他们今日来看了,明日来看便看不到了。夜王爷可是吩咐了,这尸若是死因没什么疑惑的,便在后天归还百花园下葬,毕竟死者为

大。

夜子泽刚走出刑部大牢的门,便忍不住的回头问向谢辉“这么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同一个名字却突然变了一个脸?”

谢辉看了看四周,还好没什么人,若是被有心人听去了,只怕会让事情变的更复杂。

看着夜子泽盛怒的表情,谢辉也不敢出声相劝。想了想昨日后来去调查出的事情,他硬着头皮道,“殿下,昨日您入宫后我便又去了百花园。又找了几人却现那里的人并没有听过那个所谓的‘公开的秘密’。嫣儿姑娘确实是百花园的花魁,却也没有像夜

王妃一说。更让人奇怪的是,那个,那个聂妈妈竟也是换了一个人。”

“什么!”夜子泽听了,怒道,“那为何早上我回府时,你没跟我讲?”谢辉忙道,“当时我以为那百花园的人怎么说来也有那般大,或许管事的不只是一个人,我们看到的那个聂妈妈或许是其中的另一个管事。可是方才看到那嫣儿姑娘也像是换了个人,才觉得这件事确实不是

那般的简单。”

夜子泽想到那日在府里的听到的声音,心里一阵愤意!

他被骗了,从在府里听到的那对话开始就是个陷阱!在来这里,他以为嫣儿的死是无辜的,只是受了他的牵连。可是方才看到那嫣儿的脸,再加上谢辉所说的,他又怎么想不明白。

那嫣儿并不是无辜的,她也是用来引他入陷阱的一棵棋子。只是她不知道,棋子也有被称为死棋的棋子。而她的死也是为了陷害他!

想到这里,夜子泽急步离开。

谢辉忙跟在他的身后,“太子殿下,现在去哪里?”

“回府,找内奸!”夜子泽的声音里透着极大的怒意,现在所谓的嫣儿,聂妈妈都不是前夜看到的人,那么这件事只能从那天,在府里议论这件事的两个人查起。

他一定要查出来,到底是谁故意这般陷害他!害得他跌的这么重,查出来以后,不管是谁,他必百倍归还!心下里这般想着,夜子泽的脚下的步子又加快了些。

夜子泽跟谢辉的身影离刑部大牢越来越远,而此时刑部大牢的另一面,夜沧辰走了出来。

想过只凭一件事也不可能让他怎么样,却没想他会这般快的就出来。

夜子泽是他看着长大的,不笨却也没有这般聪明。将在案现场看到他的玉佩这件事变成,他丢失的玉佩出现在案现场这两件事。

表面看没有多少区别,可是将这一个案子变成两个案子却为他争取了时间跟机会。接下来的事情对他来说就更简单也更有利了。这个办法绝对不是子泽自己能想出来的,看来,这太子府里也还有他没有注意到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