邵明宇推开人群,看着蜷缩在地上,瑟瑟发抖的青年。

皱眉环绕四周,淡淡的说道。

“你们不知道在这里斗殴,会被部取消招生资格吗?”

听到邵明宇的话,四周的青年连忙摇摇头。

回道:“学长,我们没有,没有斗殴。

只是说了他两句,他就吓成这个样子。”

邵明宇微微皱眉,拍了拍黑袍青年的肩膀,问道:“你没事吧?”

“没事,没事,”黑袍青年连忙摇摇头。

看到黑袍青年的模样,邵明宇这才明白为什么众人都嘲讽的缘故。

三目妖族天生就迟钝,资质底下,也经常受到其他种族的排斥。

“我不想再看到这样的事情发生,要不然就取消你们所有人的入学资格,”邵明宇环视四周。

淡淡的说道:“能不能进入圣院,是根据测验的老师。

学士服美女告别校园依依不舍

不是你们能决定的。”

众人都连忙点点头,噤若寒蝉。

等邵明宇离开以后,所有人也都离黑袍青年远远的。

将他给隔绝开。

黑袍青年站起身,一个人孤单单的站在角落里。

徐子墨看到这副场景,微微摇摇头,很快将目光移到了别处。

朱雀学院门前的林荫大道上,聚满了前来求学的少年少女。

大道的两边,火红色的炎阳树刚刚发芽。

一片片仿佛枫叶般的嫩叶密密麻麻的挂在树上。

随着微微轻轻吹拂而过。

穿过人潮拥挤的大道,最前方是一座伟岸的学院。

学院内有迷雾笼罩,气派建筑若隐若现。

大门是深红色的,两扇大门合闭的地方,画着一只形象逼真的朱雀。

这朱雀展翅高飞,火红色的烈焰溢出,欲与天公试比高,燃烧了整扇大门。

从远处看,这朱雀学院内,有红如火的高塔千层直入云端。

有万米之长的浮空玄岛仿佛展翅的神兽,气势磅礴的立于半空。

也有红袍学长持剑飞入云端,有人在高山上吞吐吸收日月精华。

微风一吹,迷雾笼罩,又是什么都看不到。

在火红色的学院大门前,分别排成了六个如长龙般的队伍。

这队伍的最前方,都是朱雀学院的老师们。

徐子墨远远看了一下,朱雀学院测试学生的方法有两种。

一种就是给测试的学子一本新的脉技。

一柱香功夫后,看学子能够领悟几分脉技的奥秘。

还有一种,就是分给学子们一块朱雀形状的玉佩。

让学子们握住玉佩,谁坚持的时间越长,谁的资质就越高。

徐子墨猜测,这种玉佩内应该隐藏着幻境。

所谓幻境,大多是根据人的七情六欲去设计的。

可以直击每个人心中最薄弱的地方。

老师们一次性可以测试十人,这种速度虽然快,但架不住源源不断前来参加的学子。

根据附近朱雀城内的居民说,每年朱雀学院招生的日子。

这种盛况都要维持三天到七天的时间。

凡是通过第一关测试的学子,就可以进去到身后火红色的大门内。

接受第二关测试,至于测试的内容是什么,外界的人就看不到了。

……………

招生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徐子墨在一旁看的正无聊,突然听到人群中小范围传来一阵欢呼声。

“有人极限通过测试了。”

“谁啊?这么厉害。”

“好像是戮国的七皇子。”

“意料之中,七皇子自小便聪慧过人。

他虽身居深宫,但常有传言自宫中传出。

在咱们这戮国,七皇子的名声一点都不比太子差。”

听着周围众人的议论,徐子墨的目光也看了过去。

只见在第三条队伍的前面,一名身穿暗黄色绸缎的青年正气宇轩昂的站着。

他目光倨傲的看着在场的所有人,虽没有说话。

但脸上的表情已经说明了他得意的内心。

每年朱雀学院的招生中,都有那么几名真正的天骄能够极限通过测试。

大多数这样的天骄,都在朱雀学院混的风生水起。

所谓的极限通过测试,意思就是说,老师给的脉技,能够在一柱香时间百分百领悟学会。

而朱雀玉佩制造的幻象,其他学子是在比在幻境中坚持是时间长久。

而他是直接打破了幻境。

这两者条件都达到,才算是极限通过。

看着七皇子拿着老师写的评语,昂首挺胸的走进学院内。

周围的少年都一阵羡慕。

…………

夕阳西下,晚霞染红了半边天。

旧日的风光无限好,两边的炎阳树倒映在大道中间。

火红色的晚霞,火炼云一般的云朵。

与火红的炎阳树交织在一起。

映照在学院上空,漂浮在半空中,宛如神兽朱雀展翅般的岛屿上。

整个世界都似乎被渲染成了火红色。

检测的队伍在傍晚时分结束,每个领到号牌的人,第二天凭借号牌来排队。

再继续招生测试。

徐子墨也回到了之前的客栈中。

他准备明天再去看看,然后就离开朱雀城。

去杀戮城乘坐传送阵到达天虎帝国。

初春的天气,冬季还未彻底远去。

天气说变就变。

深夜的时候,天空阴沉了下来。

乌云密布,重重乌云凝聚在一起,却迟迟不肯落雨。

空气中有股淡淡的温热。

这种情况一直到第二天,天气阴沉的更加可怕。

颇有些暴风雨来临前的安静。

一大早,长龙般的队伍继续在朱雀学院前排起。

徐子墨记得,在这朱雀学院内,同样有一个离火神雀体。

是百大战体其中的一个。

只不过他如今有镇狱魔体和九周宫阙体,其他战体已经用不上了。

……………

中午时分,当排队的少年轮到那名三目妖族的青年时,这引起了徐子墨的注意。

同时周围的许多少年也都看了过来。

三目妖族留给世人的印象,大都是愚钝,异种。

无法打开第三目的三目妖族,就是最低等的生物。

越青离接过老师传递来的脉技,先是认真看了一番。

这脉技叫做《庚刀斩》,是一本地阶脉技。

其实不算难,真正难的是,学习的时间只有一柱香。

相比起其他修炼者,看一遍就能记住脉技的内容。

越青离明显要差得多,他练一会,就要重新再看一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