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上,君尘发现龙息夹着一道道可怕的圣人气息,这些都是圣人气息,这意味着这一次来龙渊探险的强者们都已经进入龙渊深处了。

他们走的路线,直接逼近帝器所在。

这让君尘微微紧张,如果让别人先占有帝器,想要夺回来,以他的实力,目前根本做不到。

北月天女在前面开路,七品圣人巅峰修为的她,虽然被龙渊压制,但并没有跌出七品圣人的层次,依旧强势,所过之处,龙息避让。

君尘跟在后面,没有任何危险。

北月天女很快就把君尘带到了龙渊核心区域深处,穿过地窟区域,来到了一片无边无际的地底世界之中。

这个世界是金黄色的,金色的龙息翻滚,如同固态气体一般,无处不在,让人在其中速度大减。

最可怕的是金色龙息中蕴含的可怕威压,强大如君尘这样的存在,又身怀龙渊剑,可以隔绝龙息附体,但面对龙息威压,实力也受到了不小的压制。

朝着地底世界深处看去,一座座地底金色山丘拔地而起,如同太古丛林一般密密麻麻,一望无际。

便是一座座龙族强者的坟墓,上面也有准帝级禁制,如果不是陵墓自己损坏,圣人根本无法破开。

但因为龙息太过可怕,导致这里寸草不生,一片枯寂。

不过最深处,有一座最为巨大的金山拔地而起,九条太古金龙环绕,神圣威严,让人不敢只是。

雨天娃娃高冷外拍

君尘当然知道,那座最大的山是太古龙渊神山了,那九条金龙,就是帝级禁制所在。

仔细一看,山顶还有悬浮着一个灰色的珠子,小小一点,九龙环绕着它的旋转,纵横八荒。

“我们过去。”

北月天女看了一眼太古龙渊神山后,立刻飞了过去,同时超七的太阴道种也释放了出来,对抗龙息威压,强行开辟出一条大道,通往太古龙渊神山。

君尘也跟了上去。

一分钟后,君尘看到了穹古天子和蒙面的云瑶天女等二人。

他们身边,还跟着二十多位圣人,有强有弱,他们都在围绕着太古龙渊神山飞行,想要寻找通往山顶的路径。

但是,每一次尝试靠近,那盘旋在太古龙渊神山之上的九只金龙便吐出龙息,轰飞入侵者。

不远处的的荒地上,血流成河,有四位五品以下的圣人横尸其中,就是被九条金龙轰杀的,一击毙命。

这给与其他探险者巨大的威慑。

君尘目光落在山顶上如同太阳一般新引人的黑色珠子身上,心中震动,果然是混乱古珠。

在这里,他和混乱古珠之间的强烈到了极点。

当混乱古珠感应到他的存在后,顿时一股惊人的邪性力量流淌而来,从太古龙渊神山中散发出来。

众人探险者感受到帝器的气息增强后,一个个脸色都大变,纷纷后退。

而一些来不及撤退的圣人,直接被帝器的邪性力量控制元神,变得浑浑噩噩,如同行尸走肉。

这就是混乱古珠恐怖的地方,他是魔族帝器,在冥界中沉睡多年,更沾染了冥族的邪性,非常可怕。

一般的圣人,根本无法操控它,甚至会被它吞噬心神,成为它的傀儡。

当初,君尘把混乱古珠从冥界中带出来的时候,无数强者为之胆寒。

君尘当年把混乱古珠封印这个地方,是希望黑龙王成帝后,可以运用这一宗帝器。

可惜,黑龙王没有成帝就陨落了。

没有能用上这一宗帝器。

君尘现在有办法可以拿到帝器。

但是,拿到帝器之后该怎么厉害,这里这是一个可怕的问题。

这里有三位圣王,穹古天子,以及左右两位护法圣王,以及三位八品圣人,这是穹古天子带来的书院力量。

除此之外,还有北月天女,云瑶天女等两个超七天女,一个七品圣人,一个八品圣人。

再看看他自己,只是一个四品圣人,即便取出混乱古珠,也绝对不可能带走。

这个问题很棘手。

此时,穹古天子飞了回来,脸色阴沉,与云瑶天女汇合,道:“太古龙渊神山有帝级禁制,根本无法靠近帝器,更别说拿到。”

“你没有任何办法吗?”

云瑶天女道:“没办法。”

“你可以请准帝来破山。”

“这些帝级禁制已经很古老了,帝器异动的气息也在增强,这说明帝级禁制已经到了强弩之末。”

“如果有准帝强者强行破坏,或许可以把帝器从太古龙渊神山中解放出来。”

穹古天子脸色铁青:“准帝吗?”

“行,我这就派人去叫准帝。”

穹古天子立刻对身边一位圣王道:“你立刻返回赤日国,请两位坐镇前线的准帝过来。”

“是,天子。”

同行的两名圣王,立刻走了一名,带着传送石离开了龙渊。

云瑶天女立刻道:“穹古,你请的两位准帝,什么时候到?”

穹古天子道:“最多一个时辰就到,我们等一个时辰。”

“如果此行能够拿到帝器,本天子一定会重赏你。”

云瑶天女微微点头,眼中流露出些许的感动,道:“时间还早,我进山看看。”

穹古天子点头:“天女多加小心。”

云瑶天女点头,便进山了。

与此同时,北月天女也给君尘传音:“北玄,你想要帝器吗?”

听到这话,君尘心中一动:“天女,这话什么意思?”

北月天女道:“帝器,谁都想要,本天女也不例外。”

“如果我们北月圣地拿到帝器,就能晋升为苍穹书院麾下前三的圣地了,我的实力也会大增,对你也大有好处。”

君尘暗中问道:“不知道天女有何打算?”

北月天女道:“你注意到那个蒙面女子了吗?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她就是人族天古圣山的第一天女,云瑶天女,玉缘女帝的后代。”

“我跟她是死敌,我们斗了三百年,各有胜负,没有人比我更了解她,她绝对不会好心带苍穹书院的人来这里取帝器。”

“这等同于背叛天古圣山,背叛人族,以我对她的认知,她绝对不是那种人,不然她也不会成为人族神话人物的离酆女帝最后一个徒弟,她是一个极具才情和智慧的人族天女,她一定在酝酿着什么计划。”

“甚至,可能要借助苍穹书院的力量,拿到帝器。”

君尘连忙问道:“这跟我们有什么关系?”

北月天女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她利用帝器吸引两个准帝到来,大概率是借助太古龙渊神山的力量,轰杀那两位准帝。”

“这样的话,她和穹古一定会撕破脸。”

“到时候,我们就有机可乘了。”

君尘也被北月天女的推测震惊到了,云瑶天女背叛人族,背叛天古圣山,是他亲耳听到的,帝器就是投名状,这事怎么可能有假?

而且,云瑶天女还提醒了穹古天子,不要暴露她的身份,明显就是不想被人知道她背叛人族了。

这是做贼心虚。

君尘没有再思考这个问题,问道:“坐收渔翁之利,我们北月圣地恐怕没有这个能量。”

“因为那个人族青年,抢走了还源果,天女你的伤也没有彻底恢复。”

北月天女道:“你不懂我修炼的功法,我那点本源伤是修炼功法独特导致的,我战力并没有损失。”

“我来了圣地禁器斩圣飞刀,有把握斩杀一掉圣王。”

“当然,这得看北月天女能不能坑杀那两位准帝了,如果不行,我们就机会活捉云瑶天女,用她跟天古圣山做交易,换取帝术。”

“这个小娘子,肯定值上好几门帝术,帝术到手,我们平分。”

“你敢吗?”

君尘点头:“行,听天女的。”

有北月天女相助,他想要拿到的帝器的概率很高了。

而且,他也不得不承认,北月天女很有野心,正中他下怀。

然而,取决于云瑶天女,是否真的背叛了人族。

一个小时后。

云瑶天女没有回来,穹古天子派人去寻找,都没有找到,仿佛消失了。

随身圣王问道:“天子,她是不是被困住了?”

而此时,那位去找准帝帮忙的圣王回来了,没有带来两位准帝,只带了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碾碎近万,苍老不已,但没有人敢质疑它的实力。

“拜见白眉准帝。”

众多圣人纷纷拱手,就连穹古天子也不例外。

这是一位超六仙族血脉的准帝,虽然已经过了黄金岁月,但实力依旧强大,眼神睥睨,让人不敢直视。

穹古天子问道:“白眉准帝,天残准帝呢?”

白眉准帝淡漠道:“不知道跑哪里去了,不在边关,联系不上,只有老夫一人。”

“不过,破坏帝级禁制,老夫足矣。”

“现在要动手吗?”

看着太古龙渊神山上的九条飞舞昂扬的金龙,白眉准帝给出肯定的回答。

穹古天子犹豫了一下:“再等一个小时,如果我那位朋友没有回来,那就动手吧。”

“你们五个,都去找找。”

白眉准帝淡淡的道:“不必找了。”

“山外,没有她的踪影,她应该是被困在山中了。”

穹古天子点头:“多谢准帝提醒,那便再等一个小时吧。”

一个小时转眼而过。

这一个小时里,北月天女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因为准帝太强了,可能听到她的传音,所以她一直当一个乖乖女。

君尘也是耐心等候着。

等了一个小时,白眉准帝已经不耐烦了,道:“天子,你的朋友似乎没有回来。”

穹古天子犹豫了一下:“既然没有回来,那就不等了,请准帝出手,破坏太古龙渊神山的帝级禁制。”

白眉准帝喝道:“都退后,老夫要攻打太古龙渊神山了。”

说完,白眉准帝化作一道仙芒,直接飞到了高空,来到了太古龙渊神山山顶的上空。

九条帝级禁制所化的金龙感应到了入侵者,立刻腾飞而起,轰向白眉准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