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见钟情,关俊彦当然知道。

一见面就产生感情,多用于男女之间。

曾几何时,他也曾幻想过会有这样的恋爱,轰轰烈烈,刻骨铭心。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世事的变迁,他越来越觉得这种事是不可能。

留下个好印象,准备更进一步接触是可能的,要说一眼就认定这就是和我相伴一生的人,关某人不信。

哥的魅力才八十,不是一百,也不懂精神层面的手段,所以身上才常备抗性护符——都不带摘下的,贴得比护身刀更紧。

所以,回答是:

“知道,但我一直认为是有一方使用了崔眠、日音示之类的技能。”

“原来如此。”

岩永琴子先是恍然,接着又像是害怕般缩了缩身体,“难,难道我会对你一见钟情,是因为你催眠了我?

真,真是过分,居然对一位女性做出这样的事,我真是看错你了。

但,但是现在说这些已经晚了,我已经落入了你的魔掌,接下来我会遭到怎样的对待呢?恐怕连这样的记忆都会被你抹去吧,最终变成什么都听你的女又隶。”

海风里的俏皮萌萌

“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

关俊彦一个成年人居然被一只萝莉调戏到想投降认输,这丫头的小脑袋里到底装的是什么?

“人形自走炮,人肉推土机,走到哪都有漂亮女性跟随的gal男主角?”

岩永琴子真是敢说,毫不避讳,说完又夸张地啊了一声。

“我怎么把实话说出来了,惨了惨了,这下一定会遭到更加惨无人道的待遇。难,难道是想保留我的意识,却改造我的身体,让我控制不了自己,只能任你摆布,最后一边露出錒嘿颜,比出v字手……呜呜呜,爸爸,妈妈,我已经不纯洁了。”

纯洁,你个悍妞纯洁才有鬼了。

关俊彦的嘴角不断抽搐,能这么面不改色地各种刘备的萝莉天下独一份。关某人长这么大,只知道某个b站的老蓝毛能与之媲美,然而那位是名副其实的德瓦伦战神,而这位——

“你到底是从哪里看来的这些?”

“很多作品啊,比如催眠……”

随口便是一长串各种各样令人瞠目结舌的名字,这个过程不带丝毫停顿,咬字清晰,吐词清楚,把这身衣服换成长衫大褂,能直接去当相声演员表演贯口。

关俊彦忍不住鼓掌叫好:“那么在哪里才能买得到呢?”

“有的已经绝版了,有的可以去中古店或者相关网站上看,当然,我都有收藏。”

对于岩永琴子的车技,关俊彦彻底心服口服。

不说了,岩永琴子,永远滴神。

下一秒,关俊彦伸出一只手,掌心向上平摊。

岩永琴子歪了下脑袋:“这是?”

关俊彦咧嘴一笑:“交出来吧,把那些不该看的东西。”

岩永琴子表情暧(虫合)昧:“不装正人君子了?”

“就因为是正人君子,才这么做,你一个萝莉,怎么能看这种东西,不如交给我,我来销毁。”关俊彦说得那叫一个义正辞严。

对此,岩永琴子只是回了一声呵——信你才有鬼。

“我只是长得小,实际已经十七岁了,和你一样大。”

“那就做点十七岁的少女该做的事。”

关俊彦终于找到了一点节奏。

十七岁的年龄,并非虚报。

之所以与外表不匹配,是成为妖怪们的“智慧之神”的代价——失去一条腿,一只眼睛,与概念相合,从此身体永远停止成长,停留在“成神”的一刻。

也就是说,这是一只真·合法萝莉,还是喜欢满口段子的飙车系合法萝莉。

“十七岁少女对这个感兴趣很正常吧,根据最新的调查数据,每三个人中就有一个有过体验了。”

“虽然我对这个数据的来源和可信度表示好奇,但你要再这样我就只能表演一下人工刹车。”

既是你嘴上跑的火车,也是这辆高速行驶的豪华轿车。

“无趣。”合法萝莉终于收敛,“真搞不懂为什么澪和刹那喜欢跟你在一起。”

“因为我是个正人君子。”关俊彦正襟危坐,目不斜视,“所以可以说真正的原因了吗?”

“行吧。”琴子点点头,“首先声明,我没有骗你。郎才女貌是事实,天作之合,天生一对……是在这次事件中的定位。”

“此话怎讲?”

“我刚才提到的薄弱项,除了你和陆生小弟,其实还有我自己。所谓‘智慧之神’只有脑子好使,战斗力还不如陆生小弟。虽然在人类和妖怪圈子中多少有点人脉,但只要有一个空当被抓住……”

这也是岩永琴子成为智慧之神所付出的代价,在十一岁之前,她就是普通的富家小姐,身体被定格后也失去了修行的可能——那是方位的固定。

这一点从她的属性就可以体现出来,统帅、智力极高,政务、魅力也不低,但武力只有5,名副其实的战五渣。

“你和我正好相反,自身实力足够,影响力却相对薄弱。”

“所以——?”

关俊彦似笑非笑,眼神暗含警告。

你要是说什么结合,和你睡一个房间之类的,我就让你见识见识什么叫真正的刹车技术。

不管你怎么说,武力这玩意都是我的,不是你的,我不可能一直盯着你,你朋友那么多,也不是真的找不到保镖。

岩永琴子读懂了,隐蔽地撇了下嘴,有些无奈地说道:

“我们定一个盟约如何?互补短长,我需要人来帮我撑场面的时候,我去找你,你需要提供情报或者其他方面的咨询,可以来找我,当然某些绝版的东西同样可以。”

“成交!”关俊彦毫不犹豫地点头。

“我就知道你会答应。”

岩永琴子露出果然如此的边表情,此时此刻,她才真正展露出智慧之神的风采。

“有的时候单纯地交易,比掺杂人情的往来更加简单便利,你和我在有些地方很相似。”

这句话,真正说到了关俊彦的心坎里。

他不介意抱大腿,不介意用功利的思维去想事情,但他不愿意把感情和功利混在一起,那样会让他非常难受。

所以不到万不得已,他不会随便去动用八神家和神乐家的资源,因为他是真心想和他们交朋友,不愿意用过多的依赖让这份还算纯净的交往变得不再纯净。

除非他有了足够的话语权,足够的影响力,能真正做到礼尚往来。

没有这一层考量,他早就住进神乐家或者八神家。

不,都不会自己一个人搬出来住,那里有吃有喝连衣服都有女仆洗,不要太安逸。

ps:其实还是没挨够社会的毒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