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记得,我也有一把很精锐的短剑,表面泛着纱衣一般的火炎波动,还用我的名字命名来着。”

单手撑着小脸,卢克西趴在他头顶,陷入了一点往昔的回忆。

她和阿甘左不打不相识的结伴旅行过程中,虽然基本都是在公国境内晃悠,但也结识了林纳斯,索西雅等一众很好的朋友。

还有虚祖的西岚,班图族布万加也算熟识等等。

尤其林纳斯当初因为杀死了被鬼神吞噬的朋友,心怀愧疚弃剑打铁的时候,她还跟着安慰过来着。

“卢克西的大宝剑?”夜林调侃笑道。

“不对,是卢克西的紫炎波刃剑!”

那是她很喜欢的一把短剑,但是后来不幸遗失了。

慢慢远离了熙熙攘攘的素喃工坊商队,有黄龙青龙武斗大会,再加上不久后的天下第一铁匠大会,虚祖应该会迎来一批新鲜血液的注入。

如今阿拉德大陆陡然进入了一种奇妙的均势,平衡状态。

德洛斯帝国在重整铁血军队,贝尔玛尔修养民生,虚祖刚刚打开国门一片新兴,凡内斯从上到下终于高度统一,就是班图族,也收回了圣城阿姆罗斯。

但平衡,如同绷紧的头发,吊着一把锋锐的匕首,悬在眉心。

青春的记忆

…………

“索西雅姐姐,才几日不见,您愈发光彩迷人,年轻了几岁。”

正在调制一杯鸡尾酒的老板娘,红色晚礼服修身得体,长发在脑后挽的很高,从不同方向斜插着两根宝石发簪,白皙的脖颈上佩戴着他送的月光项链,气质优雅高贵,丝毫不亚于女王之尊。

她的手指修长很干净,涂抹着殷红的指甲油,拿取各色材料和透明玻璃杯的时候,都能让人觉得赏心悦目。

索西雅动作没停,抬了抬眼,开始唉声叹气道:“几日没见?年轻几岁?那你得离我一年,我才能恢复少女年华,唉,我懂了,你是嫌弃我老了。”

呃……

“哈哈哈哈。”

夜林挠着头茫然无措,还不知道怎么完美应对过去的时候,坐在吧台前面,闷头喝酒的男人倒是一阵畅快大笑。

“谁不知道月光酒馆的老板娘广交人脉,哪怕在上流贵族圈那些唠叨,闲碎嘴的妇人中,都能游刃有余,你还太嫩了一些。”

神色坚毅,气势坦荡的阿甘左慢悠悠抿着一口酒,貌似今天心情不错。

他喜欢烈一些,口感刺激的酒水,老板娘手里的红色鸡尾酒是给自己喝的。

“怎么~”

索西雅哐当一声放下调酒壶,冷笑道:“我也是唠叨妇人呗?”

“没没……我就这么一说。”

阿甘左一阵尴尬和无语,他虽然人已中年,但在精灵族索西雅的眼里,和一个幼童也没什么区别。

女人的年龄是忌讳,哪怕她的种族是精灵族。

“年龄只是一个数字,每个人都从小到大,但老板娘这般优雅成熟,雍容华贵的气质,一般人可学不来。”

扶了扶帽檐,坐在阿甘左身旁,下意识向老板娘点单:“一杯嘴甜……”

“嗯?”

索西雅眼神微眯,指尖轻轻在高脚杯边沿摩挲,小鬼麻烦你看看周围好么,大厅里还有三三两两的客人。

“青樱,就这个吧,我喝果酒。”

讪讪一笑,如果说馆长是牡丹熟韵之时的所有艳丽和温柔,艾丽丝就是绽放了高岭之花的素雅,那么索西雅老板娘就是火红艳丽的玫瑰,耀眼夺目,也扎手。

“怎么有空来酒馆喝酒?”

阿甘左举了举杯示意,不过夜林手头还没有酒水,干脆以一杯白水代替。

“有如此美丽的老板娘,一杯就能醉人,不是很赚?”

明着暗着拍索西雅的马屁,惹的后者白了一眼,迅速调制好手头的青樱,推过去后说道:“天界有好玩的么?”

“有,一种航行在海上的列车,挺有趣的,但别的东西,你们也知道天界之前在打仗来着。”

一番交谈之后,他也才知晓为什么阿甘左会在这里了,还是关于雷米迪亚的伪装者。

“雷米迪亚人手有限,向冒险家联盟发布了收集伪装者线索的任务,我也接了一份,不过是秘密任务,搜集暗黑三骑士的踪迹。”

将杯子里的酒一口饮尽,阿甘左突然拧了拧眉头,说道:“我在执行任务的路上,见识到了一些伪装者,但很多……还是人啊。”

凭借这几句话,夜林就有些了然于胸,隐隐猜测到了一些东西。

伪装者之所以令人恐惧,关键就是在于普通人没法分辨它们和正常人的区别,导致好友关系破碎,乃至反目成仇,家庭分散。

自暗黑圣战几百年来,大圣堂对于伪装者的处理态度一直都是早发现,早灭杀!

直到第一位复仇者尼尔巴斯·格拉西亚的诞生,以及后来月娜所处的女性圣十字骑士团逐渐完善,人们才理解到原来感染血之诅咒,并不一定会变成伪装者,他们还有机会获得神的启示。

阿甘左的意思,可能是他见到了圣堂内的两大偏执派,蓝拳圣使以及异端审判者。

他们对于伪装者的态度,基本只有用拳头杀死,或者绑在火刑架上烧了两种态度。

尤其后者的组织异端审判所,行为已经近乎于极端。

寻找暗黑三骑士的过程中难免抓到伪装者,阿甘左见到的圣堂分歧也就出现了。

欧贝斯等圣骑士主张再给一次机会,让他们接受神的启示,然而两大组织也表示浪费资源,圣堂没时间再磨磨唧唧,想要一拳头一斧头,进行人道毁灭。

总之,雷米迪亚大圣堂的搜寻过程,非常不顺利。

…………

“你好像带着一个很有趣的小家伙。”

索西雅轻轻晃动着红酒,眼神在他的帽子上来回扫视,作为一位五百多年的强大精灵,灵魂状态的卢克西自然瞒不过她的感知。

“我在一个山洞里面捡的……”

话还没有说完,他的帽子就被顶了起来,从里面钻出来一个小小的脑袋,眼睛四处张望,在索西雅身上停了一下,最终凝视在阿甘左身上。

虽然她感觉只过了两天,但眼前这个男人,却一个人迷茫无助了十年之久,跨越时空的首次对视,卢克西眼神里满是欢喜和温柔。

然而,拿捏着酒杯的阿甘左脸色有点僵,因为他根本不认识这个比拳头大不了多少,像是人但又好像不是人的神秘生物。

而且,这个小家伙炽烈的眼神更让人受不了,活像一只饥饿的猫咪遇见了肥硕的老鼠。

就因为不清楚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所以被注视的感觉,就分外让他怪异,浑身上下都不得劲。

好一会,阿甘左终于忍受不住了,吐槽道:“你捡来的这个是什么东西?看起来有点像缩小的鬼神,又或者某种怪物的精神体?”

啪!

夜林猛然一拍脑门,满脸无奈和苦笑,看向阿甘左的眼神中,还有一缕怜悯,他能感觉到小卢克西又要发飙,揪他头发了。

什么东西?

虽然不知者无罪,但卡赞综合症患者本就脾气暴躁,你管你老婆叫“什么东西”,要不是这家伙身体炸了,保不准要开始抽刀家暴了。

最关键的是,这家伙不舍得揍你,但她老锤我头皮,揪我头发啊。

“乖,忍住,体谅一下,他不记事。”

赶忙把帽子丢到一边,双手捧着气鼓鼓的家伙,像安慰嗷嗷叫的奶猫一样好声好气。

xiazai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