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说刚才萧开天直闯相根荻原商社的举动震撼了以中山一郎为首的一众人,那刚才荻原凛的攻击,则是彻底粉碎了这班人的自信。看不出这位荻原家族的公主,似乎只是家族联姻棋子类角色的美女,居然身具不亚于张岩、更是秒杀众人的实力。

这就是真正大家族核心子弟,具备的素质能力吗?如果是这样,中山一郎心里面的那一点自高,已经被彻底碾压。

荻原凛的凝重,多少也影响到了萧开天,他收起嘴角的一丝微笑,叼着烟的表情不再重复期间流露出的不经意的轻蔑。

“呔!”荻原凛终于拔刀。

她师从岛国的剑道名门,最擅长的就是拔刀斩,瞬间以高压快速的拔刀作为力量支撑点,达到最佳的攻击目的。

在周边人的眼里,只看到一抹银丝闪过。

有意思,在荻原凛拔刀的瞬间,萧开天再次露出了微笑。这女孩,瞬间的战斗力居然飙升到了103,而且她身上流动的高维空间的力量,比张岩更加强烈。

获得通向高纬度空间的力量,是萧开天最为需要的。

可惜的是,荻原凛的攻击,威胁不了他!

刹那间他脚下的榻榻米跳了起来,荻原凛这一斩,硬生生地将突然飞跃起来的榻榻米斩断。

“啪啦啪啦”厚重的榻榻米断为两截落在地上发出提示音,所有的动作,在这个声音响起之后,宣告结束。

荻原凛这一斩,斩断的是榻榻米,而萧开天,则是轻轻松松来到她身体的左侧,右手一根食指,在距离荻原凛颈部动脉一厘米不到的地方,停住了。

休闲的酥胸美女唯美写真

“你究竟是谁?”荻原凛保持着拔刀术斩击的架势,她第三次问出了这个问题。现在的她,生死完都在对手一念之间。

实力之间巨大的差距,这一瞬间她顿时领悟了。

只要萧开天想杀自己,这摆在自己颈部动脉附近的手指,不说往前一点,只需要稍微的力量发动,现在的她,必定是捂着脖子鲜血狂喷。

萧开天笑了,他不想针对类似的问题,一而再再而三地进行解答。

“为什么不杀我?”荻原凛的表情,终于有了一丝的裂纹。

“因为你至始至终,没有杀我的心。”萧开天缓缓地收回食指,一招之下胜负已定,荻原凛没有杀自己的念头,他能够感觉,反过来他也不需要下杀手。

这也是中轴宇宙的观念,所有的物种都有存在的资格,力量不是决定一切结果的理由。

在萧开天退开之后,从一股凛然的压迫力下释放出来的荻原凛,她悄悄吁了口气,将刀收了回来,牙缝里蹦出:“清场!”

这个时候所谓的“清场”的意思,中山一郎等人如果再不明白,他们也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中山一郎招呼着手下,迅速整理现场,该处理的处理,该清理的清理,坍塌的板墙,斩断的榻榻米,立即就有更换。

作为一个社团组织,发生这样的事情,就好像在家里失手打破一个碗一样稀疏平常,早已见惯不怪的成员,转眼之间将所有的东西修复完,留下一个井井有条的正厅,留给荻原凛和萧开天等人。

萧开天已经完压制相根荻原商社,但却点到即止,他们也不是不识时务之人。

荻原凛做出一个请上座的手势后,自己则是退到右侧,在崭新的矮桌后面,冷静地跪坐下去,她已经让出了场面的主导权。

主导权的让出,只是对强者的尊重,并不代表荻原家族的低头,荻原凛希望眼前的萧开天能明白这样的道理。

但萧开天关注的是,自己的姐姐和孙中益的伤势,毫无疑问,他们两人立即被相根荻原商社的人带走,有了妥善的安排,这个安排,想必是让他满意的。

“我想我需要为今天的事情,做个解释,”等萧开天集中精神在自己身上后,荻原凛没有忘记自己的任务:“希望您能够确切地了解荻原家族的立场。”

萧开天眯起了眼睛,他不明白的事情还很多,忍不住掏出一根烟点了:“说一说。”

如果不是刚才他展露的实力,荻原凛根本不会委屈在这里,但,凡事都有两面性,她记得临走前她父亲对她说的话:“凛,要么杀了他,要么成为他的女人。”

想到这里,荻原凛忍不住咽下了口唾沫。

荻原凛忍着心中的反复,她娓娓道来,一份份数据资料摆在萧开天的面前,将这些事情的前前后后,做出准确的说明。

荻原家族,是岛国大家族之一,而岛国的政治,又分为两派。

一派是西方派,这一派别是岛国政治的主流势力,几乎占据了岛国政治约六成的力量,接着是类似荻原家族的这一派,亲近的是东方政治体系,这一派的力量约有三成,剩余的一成,则是在两大势力之间摇摆不定的人群。

而荻原商社,是亲东方、尤其是汉唐一脉的魁首。

“萧家是我们合作多年的对象,今天出现这样的事情我很抱歉,”荻原凛深深跪坐着弯下了腰,双手握成拳,拇指按捺在榻榻米上:“我的解释不是推脱,而是希望您,更能明白实际的情况。”

见萧开天不以为然,荻原凛继续着自己的话题:“我们荻原家族和你的萧家,有算是亲密的合作,首先我们不希望看到萧家的更迭以及没落。”

“但,这毕竟是你们家族,汉唐的事务,我们不好多做干预,你知道吗,在岛国,你的猎杀酬金,高达一亿岛国币。”

萧开天呼出了一口烟雾。

“正因为如此,我们荻原家族介入了这个事情,”荻原凛缓缓直起身背:“与其放任别人猎杀您,波及您的姐姐,不如我们荻原家来过滤一下,您能明白我们吗?”

萧开天吁出了一口气:“这就是你们对我,以及我姐出手的理由?”

“实在是抱歉,”荻原凛不由不低下头:“是我们没有将意思,彻底地传递到下面的人,这才造成这样的误会存在。”

“误会么?”萧开天忍不住笑了:“测试完毕的你们,或者说你,”他缓缓在正厅中踱着步子,突然一个下蹲,靠近荻原凛,他探长身子,在她的耳侧低声说着:“到底想要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