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三界门寻找碎片,对于忙活这事儿的众修士们来说真的是很麻烦,因为三界门传送的误差非常大,纵使修士感知敏锐,很多时候也只能跟无头苍蝇一样到处乱转,看是不是运气好能够碰上。

再加上不同位面除了基础法则一致外还有很多奇葩的地方,且危险性也很高,寻找碎片回来的效率始终都提不上去。

所以会看到,林天赐在寻回榜上的排名始终遥遥领先,除了有赛莉的帮忙外,运气也是相当重要的一环。

虽然比起上次在水之都几乎什么都没干便得到碎片的轻松愉快多费了一些功夫,但这次林天赐也基本属于不务正业就成功找到了碎片。

既然找到了碎片,林天赐也就不怎么着急回去了,毕竟他跟麦考利签了魔法契约,有碎片作为报酬,要教拉文坦一个月,并且帮她参加高等院校的选拔。

反正最近跟张百熙的通讯中也没有提到什么要紧的事情,受人所托忠人之事嘛,这点节操林小哥儿还是有的。

而且找到碎片就等于免了林小哥儿的后顾之忧,他也不用整天琢磨着自己去寻了,可以更好的教导拉文坦。

说起这位年幼的大小姐,她的进步速度倒是还行,等到第10天的时候,拉文坦说已经能从加了一堆糖,足以齁死人的红茶中感觉到了甜味儿。

人的舌头其实是对苦味儿的感觉最明显,因为人在猴子的时代需要靠味蕾去辨认哪种果子是成熟的那种是还需要等些时间的。

对甜味的感知,其实是最不敏感的,拉文坦能感觉到甜味,说明她的精神训练对魔力的控制已经有了一定的成果。

林天赐和赛莉商量了一下,决定教拉文坦一些小法术,配合练气决的引导篇进行配合性训练。

释放法术,其本质就是利用魔力去构筑法术模型,再将这个模型释放出来,便组成了各种各样不同的魔法。

中国第一美女空姐项瑾大气写真

通过对法术的练习,也能提升对魔力的控制力,进而间接的提升精神力量强度,算是有益无害的一件事。

东神州的法术偏向于领悟,并不适合教拉文坦,毕竟一个练气决的三分之一都让林天赐解释了两个多小时,要解释一个难度更高的法术,那才叫要命。

所以林天赐就教了拉文坦唯一一个自己会的魔法。

舞光术。

这玩意儿可以说是新手法师的必经之路,类似的还有光亮术之类的,都是非常初级非常典型的新手法术,很多时候都不觉得这东西算正宗的魔法,更像是魔术师变兔子那种戏法。

也正因为简单,才更适合初学者,尤其是拉文坦这种控制力非常差的新手,更加不适合一开始就接手难度高超的法术。

相较于东神州的法术,魔法更像是一门严谨的学科,每个法术模型的构筑都有严格明确的标准,有一点偏差,就会导致法术失败根本放不出来。

好在舞光术本身就十分简单,林天赐简单的讲述了一遍,又演示了两下,随后让拉文坦自己试试。

施法速度其实是就是构筑法术模型的速度,念咒是帮助法师加快或辅助构筑模型的一种方法,类似于照着蓝图画。

林天赐已经非常熟练的,他可以打个响指就轻松用出来,这毕竟只是个小法术,很多新手练习半个月不到也能做到同样的事情。

但拉文坦的精神强度有问题,就像之前说的,属于小马拉大车,加上不熟练,这个施法速度就相当的慢了。

林天赐看到拉文坦手中渐渐亮起一点点法术灵光,又过了十几秒,这点法术灵光逐渐转化为一个比乒乓球大不到哪去的小型光球。

林天赐暗自点头,总算没有白费劲。

“成了!林老师你看,我能用魔法了!”

最高兴的还是拉文坦本人,不过她这一高兴,控制法术的精神一松……

林天赐马上就看到那颗白色的小光球转瞬间颜色变深变红,伴随着呼的一声风响,大捧大捧的火焰像喷泉一样从拉文坦捧着光球的双手中喷出来。

“卧槽!”

林天赐见状赶紧一个弹射起步,这才没有被火焰波及到。

这些火焰虽然并没有真正的实体,但却像燃烧液体一样撒下来,小半个花园都覆盖了进去。

他一边安慰着拉文坦别慌,试着控制魔力。一边赶紧去摸净水葫芦,多亏他反应快,不然这个小花园就没了。

一直在看戏的赛莉此时吐槽道:

“那是类似燃烧之手的法术,所以我说狂法师的魔法很容易把自己玩死。”

一个舞光术能搞出这么大动静,疯子法师的还真名不虚传……

–‐‐——–‐‐——

虽然教授法术的时候出了一些小意外,但这怎么说也是拉文坦精神力量开始壮大的表现,事后林小哥儿特别嘱咐了在能控制法术之前,不要自己随便练习。

他太清楚小孩儿心性的可怕的,万一拉文坦闲的没事自己练着玩,怕是整个房子都会被烧掉。

至于他为什么清楚?

emmm……还记得林小哥儿刚学火灵咒的时候差点把藏书阁给烧了吗?

真不愧是林天赐教出来的学生,一脉相承的不靠谱……

言归正传,虽然发生了点小意外,但训练的进度随着时间的流逝越来越快。

这就像滚雪球,越往后效果就越明显。

拉文坦最初的精神力量强度因为受损的关系十分弱小,等到第15天的时候,已经明显感觉好了很多。

同样的,这次依旧是练习舞光术这个初级的不能再初级的小法术,地点同样在宅子后面的小花园。

如果能忽略很多法术肆虐过后来不及收拾的痕迹,这里确实还算得上是花园。

第一次喷出燃烧之手那种锥状的火焰,后来又搞出过冰封之珠,闪电束,音爆鸣等等不同的杀伤法术,要不是知道内情,林天赐还以为拉文坦是故意整他。

不过今天的情况来看,拉文坦已经渐渐掌握了对魔力的操控,以及舞光术这个法术的使用。

她双手捧着小小的光球,就跟捧着什么珍惜的易碎物品一样小心翼翼,林天赐则在旁边轻声指导:

“对,维持住,今天的目标是维持十分钟,心里不要有什么杂念,专注一点。”

“好的林老师。”

麦考利管家则在稍远一些的地方看着,站得远是为了安全起见,天天守着来看就是单纯的关心了。

眼看形势一片大好,林天赐此时耳朵一动,他听到了两个正在靠近的脚步声。

听起来像是一个成年人带着一个小孩儿,因为小孩儿的脚步声不仅轻,而且还一蹦一跳的。

他正想去问问麦考利管家是否有客人来的时候,又听到小孩儿的那个脚步声加速了,像是跑了过来。

结果就是他还没来得及过去问,通往小花园的栅栏门就砰的一声被使劲儿推开,一个穿着背带裤也就十岁多点,胖乎乎的小男孩儿冲进花园,同时特别滑稽的一叉腰:

“我愚蠢的姐姐啊,小弟我来看你了!”

拉文坦正专注的维持着舞光术,冷不丁听到动静手一哆嗦。

虽然这次舞光术并没有失去控制变成每次那种效果完全随机的狂魔法,但舞光术的光球从拉文坦的手上化作,掉在地上‘叮’的消失了。

拉文坦:“卧槽!”

这种表达惊讶的词汇跟谁学的就不用多说了……

那个小胖子还在叉腰念台词的时候,拉文坦就跟一阵风似的冲了过去,拎起他的背带来回使劲晃悠:

“让你捣乱!让你捣乱!我好不容易才维持了五分钟!”

前文说过,拉文坦因为体内充斥着庞大魔力的关系,虽然外表看上去十分纤细跟洋娃娃似的,但潜意识中身体会被魔力强化,所以力量极强。

一个十岁左右的小孩儿,在拉文坦手里就跟没有重量似的,很快就被晃悠晕了。

“姐。姐姐!我错了!我错了啊!”

“现在认错晚了!”

“啊啊啊!救命!放我下来!”

双手抓着衣服,拉文坦把那个疑似她弟弟的小孩儿当棒子耍,现在已经转了不知多少圈了……

知道吗,但凡姐控,都是没有姐姐的,因为有姐姐的孩子,基本都会对姐姐这种生物产生心理阴影。

麦考利管家似乎对此已经并不感到惊讶了,可以说很是稀松平常,一点也没有去劝劝的打算,而是走过来跟林天赐说:

“那位是马歇尔少爷,是小姐的表弟,因为小姐身份特殊的关系,可以说是小姐唯一能一起玩的朋友。”

毕竟拉文坦父母早早过世,又没有亲兄弟姐妹,属于伯爵加的唯一继承人,为了她的安全考虑,当然不可能想普通孩子一样到处疯跑瞎玩。

虽然确实是为了她好,但总觉得也算是剥夺了一个孩子应该有的正常童年,所以说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啊。

麦考利正在跟林天赐解释的时候,先前听到的另一个成年人的脚步声也靠近到了足够目视的距离。

那是一个穿着管家服的女性,很年轻,恐怕比林天赐都大不了多少。

本来应该男人穿的衣服,放在她身上不仅不会有违和感,反而有种干净利索的感觉,显得英姿飒爽。

火红色的长发梳着简单且体面的侍女发型,姣好的面孔也没有什么多余的化妆,感觉也不怎么需要。

此外,这人每走一步的距离都像是丈量过一样精准,如果不是单纯的礼仪要求,那就是曾经专门练过,有相当结实的下盘功夫底子。

经常说林小哥儿的桃花运好,而这次来无光之境碰到的就是拉文坦那种小丫头,虽然萌萌哒很可爱,但林小哥儿明显不好这口。

这次有个漂亮姑娘出来,倒是很符合他桃花运好的风格。

——虽然他本人并不想要这么好的桃花运就是了。

fp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