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音谷众人都懵逼了,对于这突然间的袭击,感觉莫名其妙,相当的莫名其妙。

倘若这名为肖奈何的家伙,是他们的仇人也就罢了。

就算是单纯看他们波音谷不爽,要来拼命他们也认。

但上来就说是抢灵元果来的,而且还说他们实力已经不足三成,这特娘的算几个意思啊?

太离谱了好吗?

而段山客在经历一阵错愕之后,则是惊觉了此事的蹊跷。

“该死的秦风……”

段山客嘴角一扯,睿智的他,立刻意识到这一切,都是秦风暗中操作导致的,此人用了与他一样的手法!

他忽然有点后悔当时没有和秦风血拼一场,但眼下情景,也并非是应该后悔的时候。

段山客回过神来,望着肖奈何等人沉声道:“你们误会了,我们并没有得到灵元果,是一个叫秦风的小子得到了灵元果,还有,我们的实力尚处巅峰,你们若不想死,就速速离去!”

“忽悠三岁小孩呢?”肖奈何狞笑道:“你当然会说灵元果不在你手中,也不可能承认自己的实力只剩三成,但要说灵元果在那秦风手上,谁信啊?秦风算个什么鸟?他能与你们波音谷争夺灵元果?”

“我……”

清纯短发美女小露香肩牛仔热裤美腿私房写真图片

段山客百口莫辩,这种感觉简直如同哔了狗。

秦风,秦风!!

……

在波音谷众人麻烦不断的时候,秦风一行四人,却是轻闲无忧,该赶路赶路,该休息休息,偶尔探探宝,几乎没遇到什么麻烦。

偶有袭击,也并非是为了灵元果来的。

为何?

因为在秦风和段山客之间,绝大多数人都愿意相信,是段山客得到了灵元果,并且和波音谷的人相比,秦风不过是个无名小卒,在这群雄云集的古墓之中,找到秦风可谓是难上加难。

恐怕就算是见到了秦风,也不见得有多少人知道,这就是秦风。

重重因素导致,所有贪婪灵元果的人,几乎都是主动被动的将注意力集中在波音谷身上,而秦风,则是高枕无忧。

渐渐的,甚至所有人都不在乎秦风有没有得到灵元果的嫌疑了,一致认定就是波音谷得到了灵元果,群雄四起,好似热闹。

同处一条通道上的秦风几人,到目前为止,便已经亲眼见到了好几拨人马追入通道,找波音谷的人玩命。

再考虑比波音谷众人更深入的各路人马,到此时,段山客等人怕是已经经历了不下十场战役。

“深藏功与名,便是这样好。”

对于这一切,秦风感觉十分舒适,简直比直接屠了波音谷众人,还要来的酸爽。

有人欢喜有人悲。

在秦风乐开怀的时候,段山客等人,却是已经有些狼狈。

就在前不久,他们刚刚经历了一场惨战,对手是蓬莱岛某仙门的天才子弟,数十腾空境,一位真火境,认定了灵元果在他们手上,发生大战。

即便是段山客倾尽了全力,也付出了不小的代价,适才将敌方艰难战胜。

此时,段山客等人更是被迫躲进了一处已经被探索一空的洞府中,低声喘息,生怕被人发觉。

没办法。

他们几乎已经成为整个墓府的公敌,所有贪婪灵元果的人,都在追杀他们,一次次激烈的战争后,他们现在早已没有一个人是全盛巅峰的状态,哪怕段山客也不例外。

他们再也经不起摧残了。

如果再这样下去,即便他们波音谷再怎么实力强横,也难以坚挺到终点,最后,只会成为秦风的垫脚石。

“可恶,可恶!!”

躲藏在洞府中的段山客牙关紧咬,连连大骂,双眸猩红气急败坏,满面狰狞的模样,数十年来,似乎还是第一次出现在他脸上。

他实在是太生气了。

本以为自己运筹帷幄,却没多久便意识到,真正被人当猴子耍的,居然是他自己!

悔不当初,万分怨恨!

段山客知道,如果当时他选择和秦风血拼,灵元果或许已经到手,即使代价惨重,没人知道他手中有灵元果的情况下,他也完全有时间调息恢复,大不了就是失去强者命元。

只怪他太贪心,如果能早点想通,那灵元果又岂能逊色于传说中的强者命元?

奈何,时光一去不复返!

“少主,现在怎么办?”有人捂着胸口,强忍伤痛道:“几位师兄弟都受了不小的伤势,如果我们再碰上其他仙门的强力对手,怕是很难再坚持下去了!”

“你问我怎么办?我问谁?!”段山客暴怒,完全失态。

众人纷纷色变,不敢吱声,心里却也开始对段山客不满。

如若不是段山客做了一个错误的决定,他们又岂能狼狈至此?现在进退两难,如何是好?

如果他们手上真的有灵元果,交出灵元果,一切困难迎刃而解,可问题是他们没有啊!

更让人蛋疼的是,他们明明没有,说了却没有人相信,一个个可恶的家伙,都要宰了他们这群无辜之人。

无法之地,找谁说理?

气氛一阵死寂,每个人的内心,都是绝望的像口冰窖。

良久。

段山客恢复了一些理性,牙关紧咬,嘴角直抽,终于艰难且无力的说出一句话:“此行,我等输得一塌糊涂!”

没人说话,这不是很明显的事情吗?

段山客重重的吐了口气道:“棋差一步,满盘皆输,此次盛会,我等不能再继续参与了,速速离开古墓遗迹,才是明智之举!”

“什么?”

听闻此言,众人皆是错愕:“少主,自打进入古墓遗迹,我们目前什么都没得到,就这样出去,岂不是白白浪费了这么好的机会?”

“是啊少主!我们在西南之地等了这么久,就是为了得到传说中的强者命元,可现在连强者命元的面貌都没见到,就此离去,岂能甘心啊?”

“……”

一众子弟显然很难接受。

段山客又何尝不是痛心疾首?

只是他很明白,无舍,便无得!

段山客紧紧咬着牙道:“如若我们不放弃,非但什么都得不到,还会活活被折腾死,与其如此,不如暂且离开,在外修养,等古墓盛会结束,再找机会从别人手中抢些宝贝回去……生死,一念之间!”